吴语凝的闺房里正陷入一场攻防战,他们已经僵持了半个小时。

    “我不要!”

    “今天是我们的新婚之夜也!”沈楚天采取低姿态,摆出可怜兮兮的表情感动他的老婆大人。

    “不管,谁叫你只弄到两个签名球。”她穿着西瓜图案的睡衣坐在床中央,拒绝让他靠近方圆两公尺内。

    “我已经尽力了,你总不能叫我结了婚反而当和尚吧?”他哀怨地望着她。

    滴滴答答的电话铃声响了起来。

    “别吵,我先接电话。”她拿起话筒。“喂?”

    “嗨!是我。”

    电话筒掉到床垫上。

    怎么可能?沈楚天正站在她面前,而“他”却同时打电话进来……

    “是谁?”他挑起好奇的眉毛。

    丢死人了!原来他和“他”当真不是同一个人。

    “呃,没事,打错了。”她强挤出一丝笑容,砰地把话筒摔上。

    亏她还曾迷恋过“他”呢!

    “是不是那个电话情人?”他眯起狐疑的眼睛,随时打算兴师问罪。

    “没事没事。”这件事情无论如何不能让他知道,男人的肚量最小,届时他又有吃不完的醋了!“你不是想过新婚夜吗?快上来啊!”

    “真的?”他的眼睛又发亮。

    好棒?得到缓刑了!

    “唷呵!”

    他飞快除去所有衣服,扑到她身上。

    一定得在今晚想办法让她“迷恋”上他的身体,否则以后的日子可就难过了。

    *****************************************

    翌日清晨,另一串电话铃声吵醒了辛苦大半夜的新郎倌。

    “小沈,”王鑫劈头对他吼。“你在玩什么把戏?我才出国几个月,一回国就听说你结婚了?”

    “唔……谁?王鑫?”他的神智依然不清醒。“你回来了?”

    “对!我回来了,回来找你算帐!我的行动电话你是怎么用的?居然每个月的电话费直逼一万块,还申请一大堆奇怪的服务,电话转接、插播、录音……”

    “噢,那个呀……那笔电话费替我追到一个老婆,很值得啦!”他低头亲吻睡得正香甜的娇妻。“今天是我新婚第一天,请不要骚扰我。”他不理会老板的喂喂大吼,挂上话筒,躺回老婆身畔,脑袋又开始打起算盘。

    王鑫回来了!比他意料中回来得早,有一些事情他尚未做好准备工作。不过没关系,现在开始也来得及。

    即知即行,他快速拨了一通电话,愉快地讲了五分钟就把一切搞定。再度挂上话筒时,语凝正好醒过来。

    “你在和谁说话?”她揉揉困倦的眼眸。

    “没有呀!你听错了。”他拉起棉被盖住两人,决定先让她过完一段甜美的蜜月期,再让她知道一个肯定会令她暴跳如雷的消息——繁红要出去工作了!

    -全书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