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笨蛋!」宋辉煌敲她脑袋一下。

    「噢,不要再打了啦!都被你打笨了!」陈九湘揉着额角,委屈地道宋辉煌拿着推拿药膏帮她推指关节的红淤。

    都一个多星期了,这些淤肿还未褪尽,可见她当时下了多大的力。

    他心疼地替她推开淤块,感觉药膏变少了,就再挤一点在掌心搓热了,然后重复整个过程,轻柔的动作彷佛她现在还会痛似的。

    「你聪明过吗?」宋辉煌忍不住念她。

    「还不是怪你?如果你没有坐在那里任人家欺负,我会跑去揍他吗?」陈九湘咕哝着,伸出双手乖乖任他揉捏。

    「谁教你不回来让我养?」宋辉煌头也不抬地道。

    「这跟回来让你养有什么关系?」她瞪了瞪眼。

    宋辉煌阴阴地瞄她一记。

    「喔,那个。」她省悟,然后豪气地拍拍胸脯。「哼!大不了他们公司的案子本姑娘不谈了,这笔业绩奖金不赚了,算得了什么大事!」

    不过讲是这样讲,还是有点心痛就是了。

    宋辉煌帮她推完了左手,再换另一手。

    「你想要他走人吗?」他突然问。

    「走人?」陈九湘愣了一下。

    「嗯,卷铺盖。走路。被炒。从你的眼前消失。走人。你想要吗?」他突然停下来正视着他。

    「你做得到吗?」她偏了偏头,问。

    「拉几条人情而已,也不是那么难。」

    陈九湘望着天花板,苦苦思索起来。

    半晌,她终于叹了口气摇摇头。

    「算了。」

    其实宋辉煌早就知道她会有这个答案。她受不了人家「欺负」他,就如同他也受不了任何人欺凌她一样。如果方文是冲着她来的,说不定她还不会那么介意,但若是骂到他,她整个人马上抓狂!

    他懂,因为他也是如此。

    所以当时他不动声色,是因为他真的完全不在乎方文这个人。

    尤其看方文摆出的那顿阵头,他更放心。因为以方文这样张扬的个性,迟早会狠狠地跌上一跤,所以宋辉煌也就不急着出面当这个坏人。

    他和小湘最大的不同,就是小湘天生的侠女性格,快意恩仇,而他则倾向审时度势,只做对自己有利的事。

    踩方文对他没有什么实际利益,所以他可以留给别人去做。

    但是那人若在工作上会为难到小湘,那就另当别论了。

    方文狗运好,碰到小湘不是个报复心重的人。方文将来自毁前程是他自己的事,但小湘受不了自己是那个害人家丢了工作的罪魁祸首。

    他的小湘不只是个侠女,还是心地善良的侠女。

    「而且日子过得太平顺了也没有意思,还是有点波折起伏才好。」陈九湘告诉他:「你别以为方文是业务部经理就权力多大,这种牵涉到一大笔广告预算的案子,他还是得呈报上去,由上面的人做决定。他能做的,顶多在签呈的过程加以刁难而已。哼!姑娘我又不是第一次碰到这种客户。放心―兵来将挡,水来土掩!」

    她双手揽住他的脖子,枕在他的肩上撒娇。

    真搞不懂以前怎么会喜欢那种大而无当的男人,人家阿辉这样配她刚刚好。他的高度,她可以很轻松地抱着他的脖子,头恰恰好枕在他的肩上,完全符合她的角度,他们两个是天造地设的搭档,几乎是为彼此而生的。

    宋辉煌轻轻揉着她的发,吻了下她的发心。

    「小湘?」

    「嗯?」

    「我们真是绝配。」

    「哎呀!干嘛说这么肉麻的话?」

    他笑了。过了一会儿,又唤了一声。

    「小湘?」

    「干嘛?」她懒懒地应。

    「想不想结婚?」

    「随便啊,都可以。」她答得那么自然,彷佛他们两人现在是在谈中午吃什么,而不是决定终生的大事。

    顿了一顿,她突然想起了一件很重要的事,连忙挺立起来。

    「不行不行,我们不能现在结婚!」她双手握拳,坚定地立下志向。「先等我们年底结算完再说,今年的业绩王奖品很赞耶!我们公司好变态,单身的人可以拿双人份欧洲来回机票,已婚人士则是拿到全套流理台,两种还不能互换。我们拿流理台干嘛?当然是要拿欧洲机票!等我拿到业绩王,我们去欧洲玩回来再结也不迟。」

    果然完全是小湘式的思考。

    「好。」

    宋辉煌又笑了。

    不妙!情况大大不妙!陈九湘站在穿衣镜前,看看镜子里的人,再看看手里那本刚租回来的BL。

    她后来的口味是弱攻强受,就是白面腹黑书生反攻阳光开朗俊男的那一种,不过这不是重点,重点是她读到一个女配角为了把阳光受抢回来,就拿了一个「东西」去找那个书生攻……

    那个「东西」突然让她想到了一件事……

    不妙!

    大大不妙!

    她越想越头皮发麻,连忙抢过皮夹匆匆就跑出门。

    「我出去买个东西!」

    上个星期他们刚从欧洲玩回来,一路上在那里大吃大喝的,更早一点则是农历过年,她回家七天也是吃个不停,这样一连串吃下来,她整个人胖了一圈,连牛仔裤都发紧了,这阵子只好天天穿长裙上班,没想到!呜,怎么会这样?她买到了她要的东西,又匆匆跑回家,正在客厅看电视的宋辉煌莫名其妙地看着她跑进跑出。

    她钻进浴室里,不一会儿!

    「啊!」一阵惨叫。

    宋辉煌火速跳起来,一个箭步就往浴室里冲,还以为她在里面跌倒或怎么了。

    没想到里面那个也埋头往外冲,两个人险险撞成一团。

    「怎么了?」宋辉煌紧紧抓住她的双臂稳住她。

    「十、十、十字……十字啦!」陈九湘抖着手把一根塑料管丢给他,然后开始抱着头惨叫:「完蛋了!我会被我妈杀了!十字啦!」

    十字?

    宋辉煌莫名其妙地接住东西一看。

    塑料管中央有个小窗口,正中央一条粉红色的基准线,然后一条蓝色的横线浮上来,和它交错成一个十字。

    这是……验孕棒……宋辉煌傻了。这辈子能让他完全傻住的事不多,这绝对是最大的一件!他跌跌撞撞的冲进浴室捡起地上的包装盒,看着盒子背后的指示说明。

    若测试结果呈阳性,将在中央浮现一条蓝色线段与粉红色基准线交又……

    他再看看手上那个验孕棒。

    蓝色和粉红色相交。十字。

    宋辉煌头重脚轻地飘出浴室。

    阳性。怀孕。有了。小宝宝……

    他说不出是什么滋味,只觉得一阵阵震惊过度的昏晕,既紧张又刺激,还有说不出来的兴奋。

    陈九湘在客厅里哭丧着脸走来走去,他马上抓住她,坚毅不拔地吐出三个字「结婚吧!」

    「呜,那个不是重点啦!」

    虽然在其它女人眼里,这个绝对是重点。但是陈九湘要是会这么想,她也就不是陈九湘了。宋辉煌还是半傻住的状态,陈九湘焦虑地在客厅里走来走去,一面挥舞着手激动解说。

    「我们下个星期要回台南吃大拜拜了。死了啦!上个月回去的时候,身材还没这么明显,我妈也没看出来,这次一定瞒不过的。你知道我要是被我妈发现我竟然怀孕这么久才让她知道,我会被砍得多碎吗?」她屈着手指开始数,「一、二、三、四……四个半,四次没来了啦!」

    宋辉煌终于渐渐回过神。

    从一开始他们的对话就缺乏逻辑性!

    这女人被人家弄大肚子了,她担心的不是找那个弄大她肚子的男人的麻烦,而是担心她的母老虎妈妈砍了她。

    他突然想笑起来。

    这就是他下半辈子的人生吧?

    如果是的话,他发现自己万分期待。

    「别担心,我们一起回去跟伯母说。」他温柔地道。

    「说个屁啦!你在我妈面前形象向来良好,她一定不会对你怎样的,可是她会念足我十个月你信不信?不行不行,下个礼拜绝对不能回去。为了以防万一,我看等满月再回去好了。好,好好好,这个法子好,等满月之后她有新的目标,就没功夫追杀我了。」

    满月?

    宋辉煌啼笑皆非。

    「咳,我想我们应该很难再拖六个月再回去。」

    「没关系,凭我的聪明才智,我一定能想到办法的,先过下个星期那关再说。」她满屋子转来转去动歪脑筋。「我想到了,就说你食物中毒去住院了―这真是个好方法,我怎么会这么聪明呢?果然危机会激发人类的无限潜能啊!」

    「小湘……」他拖长了声音叫她。

    「现在只能祈祷,下个星期琪琪和那个死老弟回去的时候桶个什么楼子,先转移我妈的注意力了。呜……琪琪,你要救我啊!现在我只能靠你们了。最好你们是偷偷先去结婚,然后周末回去的时候被发现之类的!」她的创造力大爆发。

    「小湘?」

    「干嘛啦?」不帮忙想办法也就算了,还一直在那里吵她!她现在可是在救命耶!

    「我们会过得很好的。」宋辉煌轻声说。

    陈九湘停了下来,然后傻笑一下。「我没担心这个啊!」深吸一口气,她猛地一记河东狮吼:「我现在担心的是我娘啊!」

    再回去满屋子乱转。

    宋辉煌看着那个火烧屁股的女人,又笑了。

    【全书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