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正聆听着巷道里的微弱铃声。

    白雪闪耀,风景如画。

    今夜我们都很愉快,漫步在冬季奇幻城。

    一只青鸟刚飞去,一只新鸟来停歇。

    它正唱着爱之歌,陪伴我们,漫步在冬季奇幻城。

    冬季奇幻城」是由美国一间极知名的游乐园、欧洲知名的银行家、及台湾「森尧集团」,合力出资兴建,位于台北郊区,占地辽阔。全区规画不仅是冬季主题公园,及游乐设备而已,更开发了许多高科技声光设备,连欧美国家都未能得见,因此号称是亚洲第一主题乐园。

    著名的圣诞歌曲「WINTERWONDERLAND」永远在空气中飘扬,一道巴洛克式拱门缀满了应景灯饰,正中央醒目的园区名称「冬季奇幻城」,让亚热带的台湾圣诞也渗出缕缕雪意。

    经过三个星期的试办营运后,冬季奇幻城在圣诞节正式举行开幕酒会。

    酒会上,达官贵人无数,照照星光闪烁,镁光灯闪个不停。

    三大出资集团都派出代表参加,其中森尧集团的第三代少东王劬,年方二十八,高大英俊,更成为媒体追逐的焦点,过去五年来,「森尧」的触角探入好莱坞,开发各种电影特效科技而有成,在电影工业中打下名声,再加上「冬季奇幻城」等若干娱乐事业,都是他的手笔;集团高层想乘机将第三代接班人拱上抬面,并宣布集团版图扩充。

    用意,不言而喻。

    酒会正式开始,在一个不引人注目的角落里,两道嗓音唏唏——,正展开激烈的争论。

    「我真不敢相信你居然没采用我的意见!你再看看这张设计图,画得多可爱、多漂亮,如果做成卡通人偶多可爱。」

    「全区布偶都是你设计的,你还不满足吗?而且那些『绅士熊』、『摇摆鹅』、『懒人獭』、『雪精灵』非常可爱,原创性十足,甚至已有动画公司来找我们,洽谈拍成电影的可能性,足堪告慰你的精神了。」

    「不要讲得像我已变成亡灵。」小路扬着设计图,据理力争。「那些北极熊、国王企鹅或海獭都只是次级品,我最满意的是这张『淘气鼠』。」

    「你那个不叫『淘气鼠』,应该叫『耳朵小一号的米老鼠』,你会害我被迪士尼告到死。」王劬残忍的说出真相。

    「你是说我抄袭?」她大受打击,抚着胸口。

    「我愿意用经过修饰的说法『不自觉的潜移默化』。」

    沉默笼罩着这个小天地,许久许久。

    「我真的好喜欢米老鼠。」她终于可怜兮兮的垂下螓首。

    「我知道,但米老鼠已经是别人家的了。」王劬同情的说。

    「……」

    「你先默哀一下,我看见那边有熟人,过去跟他们打声招呼。」王劬感慨的轻啄她一下,先走开来。

    真的长得很像米老鼠吗?小路没有什么元气的拿起设计图,再仔细参详。

    拜托,米老鼠会穿这么帅气的格子裤,拿这么可爱的拐杖吗?王劬真是太没眼光了,迪士尼集团也是!他们应该聘请她为米老鼠画新造形才对,保证会画出许多可爱的服装,让它脱胎换骨成……「淘气鼠」。

    唉!她满心的愤慨登时又气馁了。

    算了,瞧在其它玩偶也是她设计的,就放过王劬一次吧。

    两年前,王劬发现了婉儿是她思想上的毒瘤,便想尽办法要把她留在纽约,将两人隔离。

    一开始她当然不肯!纽约又冷,她英文又不好,留下来做什么?但,他自有法宝让她乖乖听话!

    话说王劬在信息研究所第一年,开始对3D绘图感兴趣,于是他和几位同学,合力开发了一套绘图软件,并成立工作室,承揽到当时好莱坞一部知名动作片的特效合约。

    电影杀青上档,票房出奇成功,他们的特效工作室也一炮而红。随着承接的案子越多,当然,认识的好莱坞名人也就跟着多了起来。

    后来他邀上头两代长辈来投资,向合伙人买下股权,正式将它并入「森尧」的版图。接着他申请到纽约大学的博士课程,正好工作内容也极思转型,于是便和东岸的医学界联系,将计算机绘图与医学结合,发展出一套受到世界瞩目的「生物绘图技术」,对精密手术有着划时代的贡献。

    而此时,娱乐方面的业务并未搁下。

    就见他每个周末带她去餐厅吃饭,席间都是什么史蒂芬史匹柏、乔治鲁卡斯这些名制片或名导演,再不然便是布莱德波特,哈里逊福特这种大帅哥……啊,这怎能怪她呢?她只是一介凡人,抗拒不了这些人的照照星光啊。

    不需要王劬说服太多,她自动自发赖下来不走了。平时他忙他的课业和工作,她就画图排遣时光。

    有一天,他心血来潮,看看她画的一叠卡通图,想想自己公司的高科技娱乐技术,再翻翻两人上回去迪士尼乐园玩的相片叮咚!「冬季奇幻城」的蓝图于焉浮现在他的脑海。而她,就成了奇幻城玩偶的首席设计师。

    一年前,他们回到台湾。王劬说是想「自立」,便搬进吴氏公寓唯一的空单位,4B。

    半年前,房束的爸爸变成她继父,4A公寓又空出来,于是婉儿也跟着搬出家,拉她当室友,一起进驻4A。

    「小路,你干嘛躲在角落里?」婉儿远远看到她,好奇的靠近,她一身紧身红衣和红帽,玲珑窈窕,丰满诱人,是全世界最性感的圣诞老婆婆。「你手上拿什么,借我看看。」

    小路有气无力的递出去。「只是一张设计图啦。」

    婉儿端详一阵,露出赞许的笑容。「画得很好啊,你画的米老鼠最可爱了……不过耳朵是不是小了点?」

    咚!一支箭射入她的心坎里。但小路的心早已伤痕累累,再不会觉得更痛了。

    她无力的挥挥手,径自去找东西填饱肚子。

    酒会场地分成两区,礼堂外的大广场是狂欢热舞区,播放震耳欲聋的舞曲,雷射光四散发射,众多游客和来宾舞得满身大汗;礼堂内则格调较高雅,像一般的酒会,自负沉稳的大人物都在这里漫步走动,互相聊天。方才记者会的场地也在此处。

    吴氏公寓的房客们也都受邀来了,以贵宾的身分出席。小路看了眼聚在某个角落的亲人,精神一振,开始在盘上放一堆点心,准备过去寻求大家的安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