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后他们决定依循原议,到市集的小镇去。拉洛瓦也跟着他们一起,两台车一前一后驶往东南方的市集。这种东漠上的小聚落大多没有取名,因为市集固定在此举行,所以一般人叫它为「市集小镇」

    两台车在镇缘的地方停下来,市集已经开始几天了,整个小聚落到处都是人,热闹非凡。

    米亚不等思克绕过来开门便自己跳下车,深呼吸一口气。索达的人已经找到这附近来,东漠不安全了。她一定要带着笑容和思克道别……

    她转过头,镇定地一笑,还来不及开口,额头突然被人轻啄了一下。

    「等我一下。」思克讲完,回头去叫拉洛瓦。拉洛瓦从停车的地方走过来,眼神好奇的在她身上转。这妞儿平常在部落里包得跟芋头一样,原来在那些灰衣服底下竟是个长得美、身材辣的狠角色!

    「喂!」拉洛瓦顶思克一下,挤眉弄眼的,一脸坏笑。「你跟人家困在那鸟不生蛋的鬼地方,孤男寡女的,有没有……嘿嘿。」

    「少啰唆!你去忙你的吧,我们就在这里分手了。帮我跟族长说,我下个月再回来找他喝酒。」思克嘴巴紧得跟保险箱一样。

    「我说真的,你看中了就带回家!菲雨夫人等着抱孙子一定等急了,偏偏你们兄弟俩都没什么动静。你们也都是老大不小的人了!」

    「行了行了!」思克推开他笑骂。「如果有人问起的话,就说我是一个人来市集的,不要跟人家乱讲。」

    拉洛瓦以为他担心女孩儿家名节,咕哝两声点头了。「下个月记得回来啊!我们烤全羊请你。」

    两个男人互相拍拍臂膀道别。

    米亚看着他向自己走来,姿态有若优雅的大猫。这应该就是道别的时候了吧?

    「我……」等思克走到面前,她又想开口。

    「跟我来。」思克只是拉住她的手,脚也不停地继续往前走。她一愕,脚又自动被他拖着走。

    他们来到一个提供临时住宿的民宿主人家前。思克向老妇人要了一间房,将她牵到房前,推了进去。

    「我订的肥料两天前就该送往农场了,现在晚了许多。我先去把这件事情处理好,妳在这里等我。我马上回来。」

    「等一下!」

    「把门关好。」思克不等她说完话,那双长腿又迈走。

    房间摆设很简单,只有一张大双人床和一个小床边柜,柜上摆着水壶和两只水杯。

    米亚茫茫然地坐在床沿,突然,一颗脑袋又探进来。

    「把门锁好!」又是他。

    「好啦!」米亚瞪了他一眼。等他走人了,才去把房门上锁。其实他们现在已经该分别了,她不懂思克还要她等他做什么。她最不懂的是自己,如果她够聪明的话,就应该趁他现在不在走人了。她走到床边柜前,照着墙上的镜子。

    镜子里映照出一张清秀的容颜。她的白皙肌肤晒成红扑扑的一片,两眸水光流转,像藏了什么秘密,连头上松翘的深发都充满了生命力。连她自己都被自己的表情吓一跳!

    以前那种死寂的眼神何时不见了?

    是因为这个男人吧?

    镜中人深吸了口气,眼神变得前所未有的沉定。

    她不能再逃下去了。虽然她还不确定自己能怎么做,但是,她的一生不能再逃亡中度过!她值得更好的!

    在没有遇见思克之前,她连五分钟远的未来都不敢想,但现在她想要更多。

    即使最后不是跟思克―她依然不敢想象他们之间能有什么未来―但她也值得更好的生活方式。心情笃定了,她走出去向老板娘借了一件干净的衣服,然后到公用浴室里,把全身和脏衣服都痛快洗了个干净。再度使用热水龙头让她又感觉自己像个人了。

    回到房间来,老板娘已经送了一份三明治和牛奶到房间里。她坐在床沿,拿着三明治吃着,满足地叹了口气。

    十分钟后思克就回来了。

    每次见到他,她都按捺不住第一眼时候的心跳。

    思克看她一身清爽,挑了下眉。「我也去洗个澡,等我一下。」

    然后人又消失了。

    这男人快把叫她等他变成一项习惯了。米亚不满地想。

    吃完简单的下午茶,她往后一倒,舒服地伸个懒腰。

    啊!床,真好!如果说离开老部落和矿场有什么好处,那就是终于可以睡到床了。她幸福地在床上翻滚着。

    滚着滚着,她不知道自己蒙蒙眬眬的睡着了。

    再醒来时,房内的光线已经暗了下来,然后!她的身上扣着一个男性的硬躯。

    米亚全身僵硬了一秒钟,随即软化下来。

    好奇怪,一个人竟然可以如此迅速地对另一个人的体温、味道、存在感感到熟悉。

    她侧身仰躺,思克两手撑在她脸侧,身体悬在她的上方,静静地注视着她。

    「是你。」她的口齿有些缠绵,脸颊睡得红扑扑的,双眸水软。他又静静注视她许久。

    米亚轻柔地和他对望。每次他露出这种表情,她就会觉得他不像她认识的「思克」,看起来!好严肃,好认真,几乎就是他父亲的翻版。

    她举手轻触一下他粗糙的脸颊,那个触摸带来神奇的效果,坚硬的眼神迅速软化,懒洋洋的笑容跃上那性感的唇角。

    「是我,我们谈谈。」思克后退并拉她坐起来。

    米亚吐了口气,正襟危坐在床沿,偷看他。思克往后靠在墙上,手盘起,一脸深思的样子。「妳接下来打算去哪里?」

    她沉默一下,叹息。「不是我不告诉你,只是你不知道对你比较安全。」

    「妳想保护我?」他眼中一闪,似乎觉得她想保护他的念头很好玩。

    「思克,你不是你哥哥。无论你以前去过多危险的地方,身手多矫健,你都只是个平民,那些人是杀人不眨眼的,你一个人对付不了他们。」她解释道。

    思克耸了下宽肩。「那我就去找人来帮忙,妳会很讶异我一通电话可以找到多少人。」

    那就是她担心的。米亚不语。

    思克看了看她,「女人,妳不会以为我会罢手不理,让妳一个人继续逃亡下去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