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茜茜?」

    原仰摇摇床上熟睡的女人。

    他非常清楚,自己是冒着生命危险在从事这个举动。

    「咕噜……嗯……」床上的女人粗暴地把他的手拨开。

    他坐在床沿,望着镶核桃木床板,慎重考虑是不是要继续进行下去。

    最后,他决定自己的生命安危比较要紧,吵醒他老婆兼他旗下最得意的陶作琉璃艺术家不是一个明智之举一一最主要是,茜希这次真的工作得太辛苦。

    她关在工作室里足足四天才出关,他相信这九十六个小时里,她一定睡不到四分之一的时间,他实在舍不得。

    回到书房,他坐在电脑前回复对方一封e-mail﹕

    「To﹕禾马文化公司

    主题﹕针对方茜希小姐的邀约

    内容﹕

    亲爱的郑小姐﹕

    感贵公司对「原艺廊」方茜希小姐的爱护与支持。

    无奈方小姐最近要务缠身,只怕无法在短期之内接下贵公司的订单,身为她的经纪人,本人不胜遗憾,并期望将来有机会能为您服务。

    原仰」

    将信寄出去之后,他关掉电脑,认为这件事已经圆满解决。

    「茜茜?茜茜。」

    十个小时后,原仰再度冒着生命危险,去摇他吃饱喝足,又窝回床上冬眠的老婆。

    六个月大的身孕让她娇小的身体看起来鼓圆鼓圆。

    妈妈还没醒,她的肚子有一小块地方一起一伏。他的小女儿先起床和他打招呼了。

    他低头亲亲那块鼓伏的肚皮。

    「对不起,吵到你了,爸爸跟妈妈说一下话,马上就好。」

    那块鼓伏平静下去。

    现在原仰继续来头痛他老婆的问题。

    怀孕之后,茜希的起床气成倍数暴增,要安全将她唤醒唯有一个方法一一

    嗅。

    嗅,嗅。

    深眠中的女人鼻尖开始抽动。她的眉毛紧紧扭在一起,仿佛极力想对抗那阵强烈的香味,最后嗅觉还是占了上风,周公败下阵来。

    方茜希一骨碌从床上坐起来,用力抽动鼻子饥渴地摸向香味的来源。

    她站在床边的老公一一手上那盘义大利面。

    「谢谢,我正好饿了。」她愉快地接过盘子,脸颊犹有晕红的睡意,口中已经塞进一大匙宽面。

    「吃慢一点,小心呛到了。」原仰看得惊险万分。

    原来真有人从深眠期到醒来,只需要零点一秒。

    唔,既然她醒了……

    他坐在床沿,体贴地抽过一张面纸,替她擦擦沾在嘴角的面酱。

    「没事献殷勤,非奸即盗。」他老婆用叉子指指他。「说吧!吵醒我有什么事?」

    他温柔一笑,语气平滑如丝。

    「茜茜,前几天我接到一封很重要的来信。」

    「干嘛的?!」她挑眉,继续攻击那盘义大利面。

    「有一位客户……」讲到这里,他顿一顿,先动之以情。「我知道,原创精神对你非常重要,所以从两年前你就不再接任何客制化订单,只创作你想要的作品。可是这位客户,你可以间接的说,因为有他们,才有我们。」

    「什么人这么了不得的来头?」她听得都好奇起来。

    「我有个朋友,江湖浑号叫『凌某人』.她替一间出版社写稿,和他们情谊很深。而凌某人在某方面来说是凑合我们两个的大功臣总之A加B,B加C,所以她的出版社向你下了一个委托,我认为接下这个单子会比较符合江湖道义。」

    说完,他满怀期待地望着妻子。

    哗!这位风度翩翩的英伦绅士,竟然也满口「浑号」和「江湖道义」了。冲着这一点,茜希说什么也要听听这单委托是什么。

    「他们到底想干嘛?」她问。

    「希望你能做一个跟『元宵节』有关的作品让他们参展。」原仰立刻回答。

    元宵节?

    「不干。」她几百年没过过元宵节了。这三个字丢进脑子里一点回响都没有,她哪知道要做啥子鬼东西?

    没灵感!

    茜希吃完面,把盘子丢给老公,棉被一卷又要回去睡觉。

    果然跟他想象中的答案一样。

    原仰想到电脑里那篇长达三千字的e-mai1回函,决定还是再尝试一次。

    「茜茜,这是我欠凌某人的人情,她让给禾马公司来讨。你记不记得,当年方婆婆对你师娘有恩,你师父帮忙报恩的事?」

    被窝中的人眯开一条眼缝。

    这家伙讲白了就是要她帮他报恩的意思就对了?

    她又坐起来搔搔头发。

    「先说清楚,我帮你报这个恩,对我有什么好处?」

    小姐,不算是替我报恩好吗?这个恩你也有份的……但怀孕为大,艺术家更大,于是原仰吻吻妻于的脸,对她露出自己最吸引人的微笑。

    「让你享用我美好的肉体?」

    「哈!请用一个我没做过的条件来换。」

    原仰眯了眯眼,凑近她耳旁,开始详诉她可以享用他美好肉体的各种方式和细节。

    茜希额角发汗,口中发干,一阵阵热潮激得她女儿在她肚子里打滚。

    「不要在小孩面前说出这种限制级的话!」她严正低斥。

    原仰无辜地挑了挑眉。

    「……如果可以试用的话就答应你。」

    于是他花了一个下午,让他妻子好好地试用过他的提议……

    元宵节。

    元宵节……

    元宵节是干什么用的?

    住在伦敦这么久的茜希,早就把所有东方节日的细节都忘光了……是说就算以前住在台湾,她也不见得记得多少啦!

    不过,拿人手短,她「货」都验过了,退也不能退,这种时候反悔好像很低级?

    于是她坐在工作室里,努力从脑子里把元宵节的各个细部资讯挖出来。

    嗯……好像有灯笼?

    嗯……提灯笼就一定是在晚上。

    嗯……为什么要在晚上提灯笼啊?是要找东西吗?

    嗯……

    「啊啊啊啊!想起来了!」她想起来元宵节是做什么的了。

    一旦想起来之后,灵感大量涌入,方茜希跳起来,愉快地开始工作。

    五天后,她把做好的成品妥善包装完毕,交给她的丈夫。

    「你寄回台湾去吧!那个犀牛的公司……」

    「禾马。」她老公纠正。

    「随便啦!」茜希挥挥手,坐下来看她最新订的艺术杂志。

    原仰看着那个已经包装完毕的作品,有些不放心。

    「我可以打开看看吗?」他回头问。

    「怎么?你不信任我?」茜希眯了眯眼。

    「……信任。」

    受胁于恶势力,可怜的原艺廊老板只能怀着忐忑不安的心情,将那份包裹寄到台湾去。

    台湾。台北。

    禾马文化公司总配。

    詹小姐,袁小姐,郑小姐跟所有古董里工作的一堆「小姐」一一

    人家真的是正派的文化出版公司啦一一对着桌上的那个物品,每个人神情凝重。

    最后,詹小姐左看右看看了很久,指着桌上那个用陶土烧制而成的精美物体,问旁边的郑小姐。

    「那是,什么?」

    郑小姐也研究了很久,终于有了答案。

    「似乎是,粽子?」

    虽然是一颗很精巧美丽的粽子,但,粽子就是粽子!

    这跟元宵节有什么关系?

    于是一干人从包装箱里摸出附带的一封信。

    「禾马出版你们好﹕

    我是方茜希,谢谢你们对我的支持,附上我为大家特制的元宵节礼物。

    我对元宵节的感情很深,小时候经常在这一天和哥哥他们去提灯笼,放烟火。我还记得太人们告诉我们元宵节的故事。

    就是,有一天有一个爱国的诗人,因为忧国忧民又怀才不过,最后很伤心的投河了。当时大家拚命打捞他的尸礼,都打捞不到,一直到了天黑还在提着灯笼努力的找,还是没找到。

    最后他们只好放弃了,可是又怕会有鱼吃他的尸体,所以做了粽子丢到水里去给鱼吃,鱼就会吃粽子不吃他了。又为了让他的灵魂上天堂,这夭就会放天灯,提灯笼。

    这真是个美好的故事啊!所以我以它为引,做了这颗粽子,希望你们会喜欢。

    方茜希敬上」

    禾马众家姊妹沉默良久。

    「元、元宵节的典故是这样吗?」詹小姐的嘴角抽搐。

    「好像不是……」袁美眉的青筋在跳。

    郑小姐已经口吐白沫。

    请问,她们的元宵节主题,该拿一颗粽子怎么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