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豆子和小雨滴原本以为古甄会哭得“淅沥哗啦”像狂风暴雨过境似的。但出乎意外的,古甄并没有掉下任何一滴的眼泪!

    这几天来,她只是呆呆的静坐在窗边,老半天,一动也不动,像尊风化后的石泥一般,让人看了既担心又害怕!

    “寨主好可怜促!”小豆子和小雨滴躲在古甄身后窃窃私语。

    “她这样不吃不喝也不睡的,她的身体早晚会垮掉的!”小雨滴附和着小豆子,哀戚的说。

    “唉!”小豆子与你有同感。

    “看寨主这么难过,我好想掉眼泪喔!”小雨滴的眼眶溢着泪水。

    “寨主要是能好好的哭一场的话,应该就不会这么难过了!”小豆子有感而发。

    “寨主该不会是泪已流尽了吧,所以才哭不出来!人家人,最苦、最伤的痛莫过于泪已流尽,这该是寨主心情的最佳写照吧!”

    “唉!可怜啊!可怜的寨主,难道她真的是注定‘嫁不出去’吗?”小豆子揣测的说。

    小雨滴闻言,立即狠狠的推了小豆子一把,“你没听过吗?饭可以多吃,话不可以乱讲!你怎么可以说寨主‘嫁不出去’呢?”

    “难道不是吗?”小豆子咽了咽口水后又接着道:“寨主先是被洛阳城的欧阳家悔了婚约,而后又被那个‘来路不明’的段飞骗了感情,

    然后一走了之,所以我认为寨主不但是情路崎岖,我看她根本是‘嫁不出去’……”

    寨主都已落到这番田地,还说这种话!看样子非得要狠狠的给他一个教训了!小雨滴生气的想。

    她怒不可抑的狠狠拧了小豆子的大腿一把,而后再用她最严厉的嘴脸道:“我警告你喔,如果你再这样乱说话,小心劫数就上身,我一定

    会让你娶不到老婆,我会让你欲哭无泪的,不要怀疑……”

    小雨滴的嘴才合起来,小豆子便已紧张的双腿跪了下来。

    “我错了!请你原谅我,求求你不要惩罚我,让我娶不到老婆……”小豆子的声音带着哽咽的哭泣声。

    这一幕刚好被特地过来探望古甄的沈致谦撞见。

    “怎么了?”沈致谦纳闷的问。

    小豆子困窘的急急由地上爬了起来。

    “我没叫你起来,你怎么可以擅自给我起来?我看你是愈来愈不怕我了!”小雨滴显然是不鸣则已,一鸣惊人。

    “小……小雨滴,你,就饶了我吧!”小豆子双腿一软又跪了下地,而口吃的毛病不知不觉的又犯了。

    “好吧!先判你‘缓刑’,我警告你别给我再犯,否则我绝不轻易宽待喔!”小雨滴不怒而威的说。

    “是!谢谢小雨滴。”像是“蒙主恩宠”似的,小豆子跪在地上,谢了又谢。

    看完了这场“情侣情深”的家家酒游戏,沈致谦倒是挺羡慕的,不过一想到他自个还有比“羡慕”更重要的事还没办,也就只好先暂停“

    羡慕”了!

    “寨主在里面吧?”沈致谦问着小雨滴和小豆子。

    “是啊,自从段公子不告而别后的这些天来,寨主早也果坐在窗边,晚也呆坐在窗边,一坐都坐好几个时辰,既不哭也不笑、更是不言也

    不语的,让人好心痛啊!”小雨滴回答。

    “唉!”沈致谦重重的叹了一口气。

    “段公子和云公子也真是奇怪,说走就走,好像忽然从这个沙漠‘蒸发’掉似的,真是不负责任,亏大家还是好朋友一场,连告辞都不愿

    意……”小豆子又口无遮拦的说了一大堆屁话。

    理所当然的,他又狠狠的被小雨滴瞪了一眼,以资告诫。

    “我进去看看寨主……”

    沈致谦话还没说完,即见古甄一脸失魂落魄的迎面而来,她的眼底显然没能容纳得了其它的人、事、物。

    古甄轻飘飘的像是一缕清烟似的,走过沈致谦的身旁,要不是沈致谦伸手拉住她,她还无法回过神呢!

    “沈大哥?!”古甄讶异的说。

    “古甄,你怎么搞的?你这样不吃、不喝。不休息的,你的身体会撑不住的……”像是大哥哥似的,沈致谦的关怀之情溢于言表。

    “段飞都不在乎了,我干嘛那么在乎我自己。”古甄近乎自虐的说。

    唉!果然是用情至深,魂梦都为君而去了!沈致谦略微心疼的想。

    “古甄,你听我说,你一定要好好的保重自己,不要让段飞回来后看见你失魂落魄的模样,这样他会很担心的!”沈致谦试着劝诱。

    沈致谦这段话让她的眼神忽然亮了起来,“你说,段飞会回来?”

    “会!他一定会回来的,我相信!”为了安慰他那多情的古妹妹,即使是无法确认的事,也得当真来说了!

    ※※※

    云南大理国平西王府

    平西王爷段无尘以及王妃鱼蝶衣,分坐在霓裳轩前殿的两张大得不能再大的画龙雕凤的主子椅上。

    段无尘有点生气的表情静候着。

    段飞不告而别,擅自离家出走,他这个做爹的,总得要稍稍的“结个面腔”,以示威武严肃啊!

    但王妃鱼蝶衣却是个开明的娘,只要她那宝贝儿子平安回来,一切都好谈,况且人生苦短,偶尔出门玩乐一下又何妨?

    不过,这点认同她可不能表现得太明白,免得儿子肆无忌惮!

    教育小孩的分寸她鱼蝶衣可是拿捏的挺好的,在儿子们的眼中,她是个好妈妈,更是个好朋友!

    而身为这对恩爱宝贝夫妻的宝贝儿子——段飞则是乖乖的坐在他娘的身旁。

    看了眼阔别了一个月的娘,仍然是芳华依旧,光彩美丽。虽然娘嘴巴一直喃叫着:因思念儿子,所以寝食难安,因而多了好几条的皱纹,

    但段飞却一点也看不出来,也不晓得他娘所说的皱纹长在哪里?

    “儿子啊!想不想娘?”鱼蝶衣和蔼的问。

    段飞想点头回答是,但又怕违背良心;想摇头,回答说没有,又怕惹他娘生气,于是他只好不点头也不摇头,以取得良心及他娘心的平衡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