接到最新的信件了,我真的好开心、好开心。

    凌某人在《偷心契约》的跋提出几个与漫画相关的问题,原本是想难一难淑华大姊头,以免她日子过得太平静,没想到有那么多热心的读友们提供讯息给我,虽然我没见过你们,但我谢谢你们,更感谢那位亲自致电出版社、请淑华代为转告的读友。

    实在太感激大家了(有一种无心插柳柳成荫的惊喜)。

    另外,和去年一样,有一位热情的读友芳珍捎来她们班上私人统计的十大小说排行榜。在将排行榜公布出来与君共享之前,请客我累赘地再声明一次,这份榜单纯粹代表私人意见,无论读友们同意与否,请以平常心待之,好吗?

    十大小说排行榜──

    ⒈遇见你,认栽凌淑芬著

    ⒉上错花轿嫁对郎席绢著

    ⒊等不及变心唐-著

    ⒋月老的恶作剧凌淑芬著

    ⒌蝴蝶笨婢于晴著

    ⒍心动没有道理席绢著

    ⒎亲爱的陌生人唐-著

    ⒏爱神射错箭凌淑芬著

    ⒐巧妇伴拙失席绢著

    ⒑秀逗大侠凌淑芬著

    总投票数:六十票。

    这是由“东海大学中文研究所一年X班”的同学们所举办的票选活动。感谢芳珍将统计结果寄来与我们共享。

    芳珍在来信上还提到,我在《偷心契约》一书的跋所写的顺口溜,她们班上又帮忙加了头两句和最后一句──“零本是当然,一本是游戏,两本算正常,三本是极限,四本是超人,五本不可能,六本去撞墙。”

    看得我当场泪涟涟,跑去找好友周哭诉:“怎么可以说‘零本是当然’、‘六本去撞墙’?难道大家就不相信有朝一日我会发愤图强,写出十大本系列吗?”

    周立刻冷冷地还以颜色,“别开玩笑了。现在你总算知道,你的‘怠惰’在读者心中是什么形象了吧?”

    呜呜呜……詹姊,现在我才发现,全世界只有你最富同情心,只有你是好人……

    回到信件上来。这一次,读友们提出一大堆谜题,我心血来潮,将各个疑问统合成一篇后记大解谜,与君共享──

    谜题一:凌淑芬是不是只在(禾马文化)写小说?

    正解:是的,目前凌淑芬仅为(禾马文化)写作,不要怀疑!

    谜题二:听说凌淑芬常常在仰德大道出没,所以应该就读过文化大学。(还有人怀疑是台南成大。)

    正解:我很好奇读友们是如何“听说”凌淑芬常在仰德大道出没。读友们认得出小女子我吗?不至于吧!

    NO!凌淑芬偶尔才会在仰德大道出没,也绝不是任何一所各位叫得出名字的大学的学生。

    谜题三:听说凌淑芬的学历很高。

    正解:我不小心透露自己在国外学校混吃混喝过,并不表示学历一定很高,OK?你们怎么肯定我就读的学校不是幼稚园?

    凌淑芬的学历很“普通”,并不算特别高或特别低。

    谜题四:为什么凌淑芬这么会偷懒?

    正解:……(这一题拒答。)

    谜题五:凌淑芬曾经提到过,大哥在某国中任教。(然后就有很多热心的心读友们写信来认学姊。)

    正解:不好意思,让来信的“学妹们”失望了。我老哥虽然在国中教书,但是可爱的凌淑芬却不曾就读过他执教鞭的学校。(我哪那么衰!)事实上,国中阶段让凌某人混吃混喝的学校叫“南港国中”。

    谜题六:凌淑芬多老?

    正解:凌淑芬多年轻呀!

    谜题七:凌淑芬好像是中文系的。

    正解:不知道为什么,很多读友认定我主修中文。其实你们答错了,凌某人由新闻科系出身,比较属于实用文学的类别,比起稳扎稳打的中文系,我的底子还差上一截。无论如何,我将这个误解视为一项赞美(因为我对中文系存有莫名的好感),谢谢。

    对诗词的爱好,源于从小自修所得。犹记得我国小一年级的时候,咱家那伟大的凌大哥突然神经病……呃,使命感发作,立誓培养幼妹的文学根基,因此硬性规定我每天必须背诵一首“唐诗”,而且还得向他背诵成功才能过关。如此苦熬了三十多天,凌大哥自己先失去了耐性,同门外招呼他一起打弹弓的朋友风骚去了(当时他也不过是个国中小毛头)。

    偶尔我主动提议要背给他听,他还会回以一句“你好烦,我没空”,然后把我一脚踹开。反倒是我自己背出了兴趣,着实持续了好长一段时间,即使年纪稍长没再继续下去,却也养成翻看唐诗宋词的习性。

    所以我应该感谢凌大哥的无心插柳,还是痛恨他的有始无终呢?唉,好难的问题。

    谜题八:凌淑芬是个专职的小说作者。

    正解:错!大错特错!凌淑芬的专职是“偷懒”、“看电影”、“吃喝玩乐”,兼职才是“小说创作”。嘿嘿!

    谜题九:真的有人以搜集袜子为嗜好吗?

    正解:这我就不晓得了,麻烦好奇的读友打电话(02)7627905去请教那位喜欢搜集毛巾的詹家大姊。

    新的一年,有好多故事想写。

    今年也该结清冷氏兄妹的债务了,还有石藤清那对妙父母、现下新开的系列、一个有点科幻的新故事……很多很多的念头在脑海缠绕着,偏又不敢预告能在何时写完,因为怕自己食言,也怕读友催。唉!

    还是别谈这个敏感的话题吧!

    对了,顺便告诉大家一个消息,我终于去申请一个电子邮件信箱。因此,若各位读友不想请邮差伯伯帮忙送信,自己动手敲敲我的电脑大门也是可以的。

    我想,透过网路回信,我应该会比较勤快一点。

    E-Mail位址:sflno4@ms13-hinet-net

    PS-这是亲爱的读友TACO看完凌淑芬的作品后,有感而画的成品。你们喜欢吗?再次感谢TACO愿将她的作品与大家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