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常的情况下,这个系列应该还会有一本江金虎老先生和他那个厉害老婆的故事。

    虽然四本属于同一系列,但已经出完的三本都是小辈的故事,所以,就先借着这个园地,替它们做一个小结,父母辈的咱们再另外说!

    写《王子想见公主》的动机和用意都很单纯,只是写一段男与女谈恋爱的过程。就因为故事主题简单,想说的反而不多。

    写《皇后不要国王》时,我对男女主角各自设定了主题。

    男主角的部分──我不知道有没有人跟我一样,每次看到好莱坞屏幕动作英雄,蓝波一个人就天下无敌,能打败所有坏人;终极警探约翰麦克连永远炸不死,即使全身鲜血淋漓一样把恐怖分子杀光光,更别提阿诺主演的一堆动作片英雄人物。

    这些大英雄「回家」之后呢?

    我不是说演他们的那位男演员哦!我是指这些英雄本人(虽然他们是虚拟角色)──蓝波,约翰,汤姆,杰克,他们可以面对强权横敌而面不改色,但是,当他们变成一个普通的丈夫和父亲呢?

    他们白天可以手拿冲锋枪杀入敌营,晚上回家是不是一样要倒垃圾?他们可以横眉冷对千夫指,但是回家发现儿子把他们最爱的那个烟灰缸给砸了呢?没有任何人可以让他们铁石般的心柔软,但是当深情款款的妻子依在他们身畔,要他们出去买酱油,他们是不是也只能咕哝几声,乖乖领命而去?

    各种角色不会只有一面,而我又很喜欢想他们不为人知的另一面,于是这些念头就冒出来了。

    所以,与其说关城是「一个男人」,不如说他是所有屏幕英雄的「综合体」,所以他具备所有屏幕英雄的共同特征:出生入死、冲锋陷阵、充满英雄气概、一人可以撂倒整连的人、登高山入险林也不当一回事──但是他有一个平凡的老婆和两个小孩。

    至于在女主角的部分,和本书《女王征服王夫》有些许相关,主要还是写各种在爱情中的女人。(爱情小说免不了要以这点为主嘛!)

    小家碧玉的巫晶媚和性感美女叶梓嫔,是截然不同的两种女人,似乎在一般人的认知里,巫晶媚那样的形象当个好妻子是必然的,那叶梓嫔这种性感美女呢?

    好像结了婚的女人,太打扮自己、穿得太美艳太妖娆,都是不被「认可」的,因为这个社会早已认定,「妻子就该有妻子的样子」,母亲就更不要说了

    然而,人家这位妻子就是天生性感又妖媚,总不能教她去缩胸或整型啊。

    在写叶梓嫔这位女主角之时,写到最后越发羡慕她的耿直性格。直率的人或许比较容易得罪人,但是生活应该比我们道些闷葫芦快乐许多吧?想想看,一个人如果连心事都藏不住,还能藏下多少烦恼?

    如果以故事进展的时间性来说,应该是《皇后不要国王》最先发生,《女王征服王夫》次之,最后才是《王子想见公主》。

    但是,若以人生历程来说,《王子想见公主》属于恋爱阶段,《女王征服王夫》从恋爱进入婚姻,《皇后不要国王》则是婚姻的故事。

    三本书,三个阶段,三种女人。

    这世界上的女人千百种,有人选择婚姻,有人选择事业,有人两种都不放弃。

    写书至今,偶会接获读友来信,和我聊起女人的种种,不少读友对现今女人的角色颇有些感叹。其实,每个人选择她们的人生必然有其考量。我不认为我们应该用自己的价值观,去评判别人的人生,如同我们也不会喜欢旁人来评断我们的生活一样,每个人只要懂得对自己负责即可。而身为一个作者,我只能尽量用我的方式,去写出形形色色的女人,去写她们如何过好自己的人生。

    这三本书中,有一些事是自己这几年来的所见所闻,包括本书那个很黑的投标事件,全程保证真人实事,只是人物背景和公司背景都被我改掉了。

    也多亏我身边的一堆女人们,和我分享许多婚姻生活的点滴,我到现在还是很同情那个自己一个人带着三个小孩去动物园的死党老公,那个追了我好友三年多还没娶到她的苦命汉,以及那个一开始被我朋友恨得要死,明年两人却准备结婚的「上司男友」。(喂,你!我能写「陆议」,真的要感谢你!下次进会议室说人小话时,请确定旁边的小隔间没人,谢谢。)

    有时候会接到一些读友来信,问起书中的一些情节。事实上,很多读友们以为不可能的事,反而是真实的;倒是一些看起来比较「正常」的情节,才是杜撰的呢!

    我只能说,人生不只如戏,人生已经变成戏了。

    既然写到这里,索性再借着这个小园地回答一个旧问题:《柔能克刚》的女主角李恕仪感觉很亲切,是不是真有她的「原型」呢?

    首先,我要说明一下,凌某人的小说不见得都真有其人或真有其事,有时候我是把多个人的综合体集中在一个人物身上,有时候则是看了哪些电影或节目,引发了要写某种故事的动机。

    不过,李恕仪,她还真有个原型!

    她的原型是个非常可爱漂亮的马来西亚华侨,叫做Erica,是我当年在异国求学时的一个小学妹。我在书中描绘李恕仪初遇男主角之时的年纪和样貌,就是以Erica为样本,只是Erica又更圆润娇憨一点。

    Erica的性格则和「恕仪」完全不同,活泼、可爱、话很多,像个爱闹、爱玩的小妹妹,「恕仪」则是个温柔腼腆型的女孩。

    但是恕仪的背景就完全取自Erica了。书中讲到祖上在中国曾是私塾老师,后来退到马来西亚定居云云,都是Erica的身世。

    我现在很想念这个可爱的马来西亚小学妹,不知道她后来回国了,或者留在异国?现在想必也结婚生子了吧!

    好,杂七杂八谈了一堆,留点东西下本书再谈。

    凌某人变e-mail,请不要漏了书前的小启,Bye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