早上十点半,元气早餐铺卖出最后一份三明治之后,准备收摊了。

    午餐的人潮即将出现,为了不挡到房东自肋餐店的门口,他们最晚会在十一点前把摊位收好。

    眼角余光瞄到一位客人靠近早餐铺,元母笑咪咪地抬起头。

    「不好意思,我们的三明治都卖光了,你……」笑容消失,元母愕然看着不速之客。

    「伯母好。」汪迎先客气地打了声招呼。「您在忙啊?需不需要我帮忙呢?」

    元父刚搬了一桶油上去,正好下楼来。「油我给妳放在流理台,那个盖子不太紧,有点儿漏了……是你!你来干什么?」

    「伯父。」汪迎先又点头打了声招呼。

    「他说他要帮忙……」元母吶吶地道。

    元父可不相信这年轻人特地从台北跑到新竹来,就是为了帮他们收摊的。

    「不用了,我们这种小摊位请不起菩萨,您请便!」

    「伯父,伯母,我知道你们气还没消,不过我实在有重要的事想和您们谈谈,才贸然地跑来,请两位不要见怪。」汪迎先放低了姿态。

    「没有什么好谈的,我们欠你银行的钱已经还清了,还是你要说,连我们租的这小地方也是汪氏贷的款?」

    其实……还真的是!但是汪迎先没傻到去扯这些。

    「伯父,我真的是有事必须向两位解释,请给我一个机会好吗?」

    看这态势,他今天是不会轻易离开的。元父一生做人直来直往,光明磊落,也不屑跟他玩什么故意上楼把他晾在楼下枯等的事。既然他要谈,就一次谈个清清楚楚吧!

    两老绷着脸,把摊位刷洗干净。汪迎先几次要帮忙,被两老抢白了几句,也不以为忤,还是一脸笑。元氏夫妇也算是看着他长大的,还真没见过这心高气傲的汪家少爷如此低声下气过。

    可能是他的低姿态奏了效,稍后两老虽然仍是绷着一张脸,却不像一开始那样肃杀了。

    「汪先生今天来有什么指教?」元父故意过分客气地问。

    「伯父,伯母,我今天来,是想请求两位同意将清绮嫁给我。」汪迎先坐在两人对面,背不靠椅,两手扶膝,恭恭敬敬地开口。

    两老又愣到。虽然知道他的来意一定和女儿有关,却不料他如此开门见山。

    「我们元家蓬门华户,高攀不起,这件事汪先生还是不要再提了。」

    「元伯伯,我知道你们的误解很深。其实,清绮和我对彼此都有情意,当初是我用错了方法接近她,如今我也尝到苦果了,只求两位再给小子一次机会。」汪迎先深深地一鞠躬。

    元母双眸晶晶地看着两个男人,没有插口。

    「你说你和绮绮是情投意合,可是我们从来没听绮绮提起过,我想是你会错意了!」元父还是那副冷漠样。

    这个打击让汪迎先一震,然后强迫自己放松下来。元母看着他眸中闪过的黯然,一股母性油然被触动。

    「绮绮知道你今天要来找我们吗?」她柔和地问道。

    「她不知道。」他老实承认。「其实我们两人还有许多事必须谈开,但是绮绮心中最大的结还是两位。如果伯父伯母无法认可我们在一起……我怕我对她说得再多都没用。」

    「哼!」元父头一撇。

    元母拍拍老公的膝盖,继续对他和声道:「你现在突然冒出来,一下子就要我们同意让绮绮跟你在一起,我们也不知道该怎么做。坦白讲,你以前的纪录不太好……」

    「岂只不太好!」元父冷冷地从眼角睨他,「撇开那些混帐事不谈,我记得汪先生这两年结过婚了吧?你口口声声对清绮多有心,结果连个两年都守不住,更何况你也才结了几个月的婚就离婚了,你自己说说看,我们做父母的,可以放心把女儿交给这样的男人吗?」

    「元伯伯,关于我结婚的事,这一点我会亲自向绮绮解释。请两位谅解,以我所在的位置,并非事事都能随心所欲。我已经尽我一切能力去解决我生命中的问题了,今天敢来,也是因为我现在是清清净净的一个人,再没有其他的拖累负担,才敢开这个口。现在的我,比两年前更能给清绮幸福。」

    虽然绮绮绝少在父母面前提起和汪迎先的那一段,但是每每新闻上出现他的画面,报纸上有他的消息,眉梢眼角那细微的变化还是瞒不住。女人敏感的天性,让元母多多少少猜出了女儿的心情。

    「好听话谁都会说,你要真的做得到才行!」元母语重心长地道。

    「伯母,我一定会的。」汪迎先连连顿首行礼。

    元父看妻子竟然有被说服的迹象,满腹心火又起。

    「哼,讲得这么容易!我问你,如果将来你和绮绮有了女儿,她却遇到一个小子无所不用其极地把她骗上手,换成了你,你会怎么做?」

    绮绮为他生的女儿?汪迎不禁逦想起来。

    那个女孩铁定会是个粉雕玉琢的小公主,而且有着和母亲、外婆一样的温柔个性,身为老爸的他当然会把她捧在手心里……

    然后她长大了……

    然后有一个混小子……

    然后那个小子这样又那样……

    五颜六色的表情占据汪迎先俊挺的脸孔,青红黄皂白统统都有。他的眼睛越来越瞇,嘴角越抿越紧,表情越来越痛苦……

    终于,他痛定思痛,用力一点头,「我会剁了那小子!把他的皮剥下来晒干之后,铺在公司大楼正门口任人踩!」

    「嘿。」满意的元父阴森森瞄向他。

    「但是元伯伯,我已经知错了,拜托您再给我一次机会。」他甘心甘愿、五体投地的臣服。

    「哼!」

    元母实在不知道,气氛为什么会被这两个男人弄得开始有点搞笑。

    「总之,一切还是要以绮绮的意愿为依归。我们不是专制的父母,如果她真的爱你,那就再谈。如果她根本就没有意愿,我们背着她谈了这么多也没用。」

    未来的岳母心软了,汪迎先露出进门来第一个开心的笑容。

    「伯父伯母,我会找个时间向绮绮解释清楚。谢谢两位花了这么多时间听我说,我一定会尽最大的能力给绮绮幸福,绝对不会让两位失望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