滴、滴、滴、滴……

    加护病房里,维生机器发出规律的滴答声,象征着病患一点一滴所累积的生命力。

    白衣天使在病房内巡视各种机器的动作状态,眼光瞄向躺在床上的娇小人影。

    「啊,」她轻呼一声。「病人醒过来了。」

    忙不迭按下床头的叫人钮。

    「病人醒过来了!医师,她醒过来了!」

    单人病房里,赢弱的小女孩躺在白色床单上,病房门口挂着名牌,漆黑的楷体字印在中间──张孟婉。

    「妈咪,我要回家。」小病人体力尚未恢复,耍赖撒娇的脾气倒是没有迟到。

    「小婉儿乖!」她母亲坐在床沿,倾身亲吻女儿苍白的脸蛋。「等你身体好了,妈咪就带你回家。」

    「弟弟乖不乖?」小女孩一手覆住妈咪挺了六个月身孕的肚子。

    「比你乖多了。」她父亲打趣的声音伴随着魁梧的体格出现在门口。「起码弟弟不会过马路时,不小心被车子撞倒。」

    「伯圣!」孩子的妈嗔他一眼。

    他可惹不起这两只母老虎,乖乖走过来在老婆大人和宝贝女儿脸上各亲一下。说来可怜,在外面叱咤显赫的汽车界强人张伯圣,回到家里却给这两个女人欺负到不能再欺负的地步。

    谁教他「很没骨气」地爱妻情深、爱女情切呢?每回铁了心不让她们再予取予求,可是被一声软软甜甜的「爸爸、伯圣」这么一叫,天大的难事也都答允了。

    「王叔叔和慧姨等一下会过来看你。」伯圣拨弄女儿的头发,小脸蛋上虽然挂着笑容,元气未复的眼神却让他好心疼。「昏迷了四天,该不会连他们也认不出来吧?」

    小家伙吐吐舌头扮个鬼脸,被爸爸捏了一下鼻头。

    「妈咪,我在'睡觉'的时候作了一个梦哎!」

    夫妻俩相视一眼,齐声问她:「梦见什么?」

    「我梦见你们哦!」小家伙认真地看着父母。「你们好年轻,还没有结婚,而且老是吵架。」夫妻俩再对看一下。「我好着急。怕你们最后不结婚,那我和弟弟怎么办?」

    影倩柔柔的眼神回到女儿脸上。「后来呢?」

    「后来,有一个坏人开车想撞妈咪,我跑过去推开你,梦就醒了。」说到这儿,有些喘不过气来,闭上眼睛假寐。

    影倩抚弄女儿的细发,左手紧紧和丈夫交握在一起。长达九年的怀疑,似乎得到解答了。当年的车祸现场,除了赵炳旭之外找不到第二具尸体;而婉儿神秘的来历,以及神奇的消失,完全找不到合理的方法来解释。只有她在消失前大喊的一句「妈咪」,多少透露出一些蛛丝马迹。

    多年来,大家绝少再提起当时的「婉儿」,王磊夫妇是怕他们触景伤情。

    然而,伯圣和影倩两人心照不宣,愉悦期待着「婉儿」再次出现──这次,是以他们女儿的身份。

    「嘘──」王磊压低声音嘱咐妻子。「小婉儿睡着了,不要吵醒她。」

    「我知道。」淑慧不耐烦,推开挡在门口的丈夫,走到病床前张望一下自己的干女儿兼儿子王劬未来的媳妇。

    婉儿已经睡着了,双颊终于回复一点血色,父亲的宽厚手掌枕在脸蛋下,睡相可人得像颗小苹果。

    「伯圣……」淑慧才刚开口,王磊立刻一只手掌伸过来捂住她的嘴。

    「不准说!」他严厉地命令,淑慧气得咬他一口。

    王磊翻个白眼。「你一定又有什么怪里怪气的谬论要发表,不防着点行吗?」

    果然知妻莫若夫,不过这一次淑慧倒是很难得地赞同了丈夫的评论。

    「我这个念头确实满奇怪……」她迟疑一下,先打量婉儿的面孔,不理会丈夫讶异的表情,轻声说出心中的想法。「我觉得……你们婉儿长得好象……好象当年那个'婉儿'哎。」她用力强调。「真的好象、好象哎!」

    王磊呻吟一声,拼命揉着前额。唉!这个女人的迟钝九年来丝毫没有长进,这种事情放在心中也就罢了,何必讲出来勾起别人伤心的往事?更好玩的是,她怎么到现在才发现呢?他早就看出来了。可见天公真的疼爱憨人,让淑慧嫁到一个爱她、疼她又有钱的好老公,否则凭她的脑袋,早就饿死街头了。

    伯圣突然笑了出来,王磊丢过去一个充满歉意的眼神。

    「巧合吧!」影倩浅浅微笑,「纯属巧合。」

    婉儿和「婉儿」……

    这个秘密只有他们夫妇俩知道,也会永远藏在他们心中。毕竟,说出来之后,有谁会相信呢?

    她凝望进丈夫眼底,在其中看见了天、看见了地──看见了彼此相属的世界,以及永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