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级、逊。」

    章柏言放下阅读中的公文,望着坐在他对面的那个小伙子。

    加长型房车驶下公路出口,弯进纽约的市区道路。栉次鳞比的高楼让天空显得渺小,让城市显得巨大。

    「抱歉?」他挑了下长眉。

    「超,级,逊。」对面那个十六岁的少年还是不知死活地重复。

    「上一个敢这样对你老子说话的人,FBI还在找他的尸体。你该庆幸你妈咪知道我今天要顺道到机场接你。」章柏言礼貌地说。

    「爸,我正在青春期,我理所当然应该讲话没大没小。你多久没有看统计数字了?一个家庭里有个品学兼优、乖巧懂事的青少年是不正常的。你走出去外面,其他家长会笑你跟不上时代。」十六岁的戴伦已经长得跟他父亲一般高了。

    「可不是吗,一个听话又贴心的十六岁儿子?铁定是家庭教育有问题。」

    「好,回来讲重点。」

    「原来我们的谈话主题有个重点。」

    「当然有,而且这关系到你的下半生幸福。」戴伦倾身向前,那副准备讲理的模样和他老爸像个十成十。「爸,我今年已经十六岁了,妹妹也满十岁了。」

    「是。」章柏言公文往身旁的空位一放,准备听听儿子想谈什么大道理。

    「我大部分的时间都住在寄宿学校,只有寒暑假才能回家,尽管如此,我仍然想为我敬爱的父亲尽一份心力。」

    「真高兴知道我有一个孝顺的儿子。」章柏言喃喃道。「重点,还记得吗?」

    「重点就是,你真是太逊了!」戴伦一口气爆出来。「我没有看过哪个同学把一个妹,把了十几年还把不到手的!天哪,你是我父亲呢!」

    他痛心疾首的样子让章柏言啼笑皆非。

    「如果你是在担心我和你母亲的事……」

    「我当然是在担心你们的事。你年年跟她求婚,求了十几年,你不累我都替你累了。」

    「啊,这一瞬间,我真是看到了当年那个可爱贴心的毛线娃儿呢。」章柏言圆滑地说。

    「爸,你自己想想看,你们两个人都分居十几年了!」

    「且慢,我们哪里有分居?」

    「你有你的公寓,她有她的公寓,这就叫做分居。」戴伦残酷地指出。

    「但是过去十三年我们都住在一起。」章柏言抗议道。

    「那是因为你赖在她的公寓不走。每次你们吵架,她还不是把你撵回你的公寓去?隔天还得靠查尔斯叔叔帮你求情,你才进得了家门。」

    当年的绑架案之后,狄尼托被逮捕归案。

    法律上的「心神丧失」,和医学上的「精神失常」定义并不相同。

    法律上的心神丧失是指在犯罪行为发生时,犯案人并不明了自己的行为后果,心智也无法分辨对与错。尽管狄尼托的精神状态,在医学的定义上已极度不稳定,他确实对自己的行为有意识,在犯行发生时也能分辨是非,因此他必须接受正常的法庭审判。

    至于查尔斯,某方面来说他也是受害者,再加上他和检方交换条件指证狄尼托,因此并没有受到任何刑期。

    平心而论,章柏言还是和这个软弱的弟弟很不对盘。偏偏赵紫绶搬来纽约之后,竟然和查尔斯结为「姊妹淘」,两人感情好得不得了,连他有时候都要靠查尔斯帮衬,才能在「前妻」面前讨得了好。

    风水轮流转,真正没天理。

    「……好吧,但是这样的机会极少,十三年来发生的次数不到三次,所以我们还是不算『分居』。」章柏言坚持。

    「如果你想这样说服自己的话。」戴伦抬起头向上帝祈祷。「神啊,他不只把妹很逊咖,他还逃避现实。他是我父亲。」

    章柏言啼笑皆非。「听起来你好像对我有很多不满?」

    「不不不,父亲,今天是你的幸运日,我是来拯救你的。」想了一想,戴伦的眉心忽然纠结起来,「噢,再想一下,或许我不该帮你出任何点子才对。」

    「虽然我很肯定我不需要你为我操心,但是你若不介意的话,我还是想问一下:为什么?」

    戴伦合情合理地指出,「你们的婚姻不能太完美,这样我将来作奸犯科被抓到之后,才可以将一切怪到父母头上。」

    「……很高兴知道我儿子是佛洛依德的忠实信徒。」

    「而且随时做好万全的准备。」戴伦用手肘推老爸一下,咧嘴而笑。

    「是,为父的甚是欣慰。」他拿起放在旁边的公文,准备再把鼻子埋进去。

    「嗯,再想一想,我还是帮一下忙好了。」善变的青少年又有了新的想法,「毕竟你们两个赶快结婚,才能赶快再离婚。」

    「你想凑合我跟你妈,就是为了要我们再离婚?」这下子章柏言的眉心挑进发线里了。

    戴伦翻一下白眼。

    「拜托,老爸!你和妈是我们同学里离婚次数最少的一对父母,你知道这样让我有多难堪吗?」好歹他是棒球队长,他有个形象需维持。

    「原来这年头的高中生不只比失去童贞的年纪,还比父母的离婚次数?」受教,受教。

    「当然,而我每一年都输!」戴伦扼腕地说。「你得了解,现在是二十一世纪,任何人没有离过两次婚以上,人格一定有问题。」

    「……谢谢你今天终于让我知道,我的这一生有多么失败。」

    「没关系,趁着回家的路上,我们来替你想想办法。」戴伦慨然拍拍他肩膀。

    「戴伦,亲爱的,我真的不认为,听一个十六岁小鬼的建议是挽救婚姻的良方。」

    「来嘛,我又不是爱德叔公,找我谘商不收钱的。况且要挽救婚姻,还得先有个婚姻在那里。」

    「……好吧,你说服我了。」公文再度放回旁边的空位。

    戴伦满意地点点头。

    「我说一句,你跟着说一句,待会儿回到家里,你就这么跟老妈说。」戴伦举手要老爸看着自己。「嘿,女人!」

    「嘿,女……慢着,你敢这样跟你妈说话?」

    「不是我要这样跟她说话,是『你』要这样跟她说话!」戴伦善良地提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