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你的冰。」

    小桃源冰果店的老板娘把他们的招牌芒果冰放到客人的桌上。

    「谢谢。」美少女拿起汤匙,秀气地吃了一口。

    印象中,每个月的第一个星期五,这个美丽的高中女孩总会出现,静静地吃一盘芒果冰就离去,如今已经持续了三、四年。

    因为美少女看起来不太健谈的样子,所以老板娘一直不好意思找她聊天。

    「××高中不是在台北吗?你特地从台北跑到我们桃园来吃冰?」老板娘看一下她的制服。

    「你们的冰很好吃。」秀美的女孩手一顿,漾出一丝有些伤感的微笑。

    「这你就说对了,我们家的芒果都是用最好的爱文芒果,成本很贵的。」

    「我小时候放学,常常偷拉我妹妹一起来吃。」

    「原来如此。」老板娘恍然大悟。「你们後来搬家了吗?」

    「嗯。」美少女的眼微微垂下来。「後来再也吃不到这麽好吃的冰了……」

    老板娘芳心大悦。「看你是识货的老客人,我再送你一杯仙草茶,我们独家熬煮的,保证比别人家的更香更浓。」

    美少女慢慢舀着冰,喝着老板娘送的仙草茶。

    冰果店位於一条巷子的左边路口,右边则是一家水果行。

    不一会儿,一个中年妇人带着一个高中生模样的女儿从巷子内走出来,进了右边的那家水果行。

    突然间一颗柳丁从堆得高高的柳丁山上滚到地面,那个女儿吃了一惊,赶快弯身去捡,结果撞到更多边缘的柳丁,一下子十几颗柳丁散了一地。

    「哎呀!都掉了。」做妈妈的轻叫。

    冰店老板娘就看着坐在店门口的美少女连忙奔到对面帮忙捡。

    「谢谢,谢谢。」那个中年妇人接过柳丁,拚命道谢。「老板,这几颗掉在地上的我们买好了,不然不好意思。」

    「好,我拿袋子给你装。」水果店老板道。

    那个女儿和吃冰美少女四目一对,连忙点头道谢。

    「谢谢你哦!」

    「不客气。」美少女温温柔柔地道。

    母亲在那头结好了帐。「惟惟,回家了。」

    「好,那我们走罗!Bye-bye。」女儿开朗地挥挥手,和母亲一起走出店外。

    美少女独自站了一会儿,隐约似乎叹了口气,慢慢走回冰果店里。

    「老板娘,多少钱?」

    「六十块。你要走了?」

    「嗯。」

    「那下个月再见罗。」老板娘找了钱给她。

    美少女看了她一眼。

    「再见。」

    背起包包,她走向坐回桃园火车站的公车站牌。

    她看了下手表。到火车站坐车回台北,到家大约八点了。今晚叔叔会带两个继子女去看电影,所以她时间还算充裕。

    不过冰店老板娘已经记住她了,看来以後要换一间才行。

    以前她曾好奇过,如果当年没有被周家收养会是什麽情况?

    现在倒是知道了。

    父母过世之後,身为独子的父亲只有几个堂兄弟,母亲那边也没什麽亲戚,所以最後是由她爸爸最小的堂弟收留她。

    周妈妈是她母亲的远亲,同时是高中时期的手帕交。正常的情况是,周妈妈直到车祸快满一年才听说她母亲过世的消息,於是立刻回娘家探亲,顺便去她父亲的老家上香。

    当时堂叔正好带她回家,周妈妈一看,一个单身男人带个小女孩,也没照顾好,最後促成了她回去和自己的丈夫商量,把文慧铃接回去周家收养的事。

    但这一次,一切都不一样了。

    在知道周妈妈会回来的那几天,文慧铃故意闹胃痛。堂叔最後没能带她回父母的灵堂上香,於是周妈妈从来没有见过她。

    在她十二岁那年,叔叔娶了一个略有姿色的女人,那女人从前一段婚姻里带了一子一女过来。

    这个阿莲阿姨虽然对自己的儿女明显比较偏心,反正文慧铃谁都不想亲近,大家正好相安无事。

    「喂,小武,你今天晚上要不要去王文成家看DVD?」

    文慧铃正等着公车时,三个男孩子从她身後走过去,其中一个很大声的嚷嚷。她继续等她的公车,没怎麽理会。

    「今晚不行,我要回家吃饭。」叫小武的男孩有个开始变低沉的嗓音。

    「王文成那里好像有新的A片耶!」一个比较矮小的男生突然挤眉弄眼,顶顶那个小武。

    小武故意往旁边一跳。

    「你少无聊了……啊!」

    文慧铃一个踉跄,差点被人高马大的他撞下安全岛。

    「对不起,对不起。」健壮的小武连忙跑过来扶。

    她不耐地抬起头──

    全身血液僵凝。

    「我的慧铃是全世界最美丽最可爱的女人。」

    「你少恶了。」

    「来,亲一下。」他笑嘻嘻地挤过来。

    「你没事吧?」小武歉然地想把她拉上安全岛。

    她猛然把手抽回来。

    「喂喂,那个女生竟然把武青云推开耶!」

    「可见高瘦帅也不是到处吃得开,哈哈哈哈哈──」旁边两个小子笑闹。

    她猛然抓紧书包,直直往前跑走。

    「等一下,你的皮夹掉了。」武青云眼尖,连忙捡起她掉在地上的皮夹追上去。

    才高三年纪的他已经有一八二公分,比同年的男孩子高了一个头,只是现在还只长个子不长肉。

    文慧铃听到背後的脚步声,跑得更快。

    呼,呼……她的体能向来不好。

    「哈罗!你的皮夹掉了。」武青云堪堪在下一条巷子口追上她。

    她一抬眼,一张古铜色的脸庞扬起健康爽朗的灿笑。

    恶梦!简直是恶梦!

    一阵昏天暗地,天生低血压的她终於受不了,往路边的花台坐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