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很奇怪,真的。”惟惟趴在四十一楼的窗台上,望着那个跟自己所在位置差不多高度的一0一副塔。

    “什么很奇怪?”一双坚硬的臂膀从身后环住她,把她抱到自己的腿上坐定。

    唐健把果汁递绐她,看她像小猫似的一口一口的舔,整个人心满意。

    “一切都很奇怪。”惟惟对他笑了一笑。顿一下,她问:“你想,我原来的世界怎么了?”

    唐健摇摇头。

    惟惟沉默片刻,又问:“你想,文慧铃就留在那里了吗?”

    如果虫洞只是单纯的时间回溯,那么之前的反转融合之后,照理说文慧铃也会一起过来的。因为在这个时空里,文慧铃一直存在。

    但他们回来之后,文慧铃却不知所踪,从此再也没人见过她。

    或许,真如文慧铃和惟惟最初的想法,虫洞不只是一个时间的突破装置,也是一个空间的突破装置。当他们回到过去、做下了不同的人生决定时,一个新的平行空间就此展开。

    当惟惟和唐健回到他的世界之后,文慧铃却留在了那个时空,成为众多世界里的其中一个。

    “或许吧!”唐健望着窗外片刻,手指揉乱她的发丝。“惟惟,自然界里还是有许多事情是人类无法理解的。”

    “其实,我那个世界也挺不错的,而且在那里文慧铃还混得比唐健好呢!她一定会过得很好的。”惟惟故意活泼地说。

    唐健微笑,低头轻吻她的粉唇。

    惟惟静下来,倚进他怀里,看着窗外的扰攘尘嚣。

    他们现在在他台北的房子里,这是一间位于信义区的高级公寓大楼,住在这栋楼里的人非富即贵。

    这间公寓只是他众多的财富之一,是他在这个世界功成名就的象征。

    “如果我来到这里,那原来的我怎么了?就这样从那个现实里消失了吗?”她突然又说。

    唐健叹了口气,轻吻她的唇角。

    “惟惟,不要用那些存在主义的思考为难自己。你在我身边,我们在一起,虫洞计划再与我们无关。我们好好的过日子,这样就够了。”

    他知道她很不安,三个多星期过去了,这份不安并没有减少,他只能努力陪着她适应新的一切,观察这个新世界,弥补她的不安。

    其实,一切的变化不大,起码就她自己的那个部分。她的家人朋友大多还是照旧,只是文慧铃不见了。前阵子他陪她回家时,只跟她父母草草说了下,文慧铃加入美国的一个研究计划,会离开一段很长的时间。

    当然,她没有跟他一起长大,以及在美国住过的那段记忆,因为那段生活对她而言是不存在的,他就是尽量帮她,一点一滴的捡拾过去的生活痕迹。

    “唐健,”惟惟静静地道。“我只是怕有一天你醒来,会发现我不是你爱的那个人。”

    “惟惟,你不明白吗?不管哪个惟惟都是你,只是不同的选择造成了不同的命运,但你的本质并没有不同。”唐健轻抚她的脸颊,为她把颊上的发丝拢在耳后。“即使你没有姊姊,没有陪我去过美国,你还是我八岁那年认识的小女孩。”

    惟惟低头不语。

    唐健亲吻着她半掩的睫,温柔地说:“我也活过不同的现实,也和你分离过,可是在远远看着你的那些年,我依然爱上那个可爱闷骚的周惟惟。你就是你,在我眼中没有不同。”

    水眸扬起,惟惟抚上他俊朗的容颜,眼波温柔。

    “好吧。”她轻叹一声,偎进他怀里。

    是也好,不是也好,就让她自私一下下。

    她爱这个男人,所以,就算他记得的周惟惟真的要回来,她也没法子让出去。

    这里已经是她的世界,所以,她会努力习惯。

    唐健的大掌在她身上懒懒地游移,移到她平坦的小腹时,顿了一顿,然后不着痕迹的滑开。

    惟惟知道他想起了什么。

    她挺起身,在他耳畔轻语了一句。

    唐健浑身一震,不敢置信地盯着她,惟惟温柔微笑着,主动送上她的唇。

    拥着她的男人剧烈颤抖,手臂收紧,几乎要将她折断一般。

    “嗳,痛!”

    他连忙松开。“好,好,我不要太用力。”

    惟惟想到了什么,凑近他的耳畔,恶作剧地低语:“那以后晚上你就知道收敛了?”

    唐健看她狡黠的神色,又好气又好笑,心里麻麻甜甜的都是爱意。

    “不行,这是权益问题。”他咬住她的唇,“也有不必太用力的方法。”

    然后抱着她进去示范那些方法了。

    一切的一切,经过变动,回到原点——

    而后延续。

    【全书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