瑞士,阿尔卑斯山脉的小村庄。

    楼定风推开后门,加入娇妻和爱女晚饭后的乘凉行列。山风送来恬淡舒爽的青草气息,混着水笙身上淡淡的优雅香泽,诉不尽的醉人。

    “施长淮刚刚打电话来。”他阴郁的口吻稍微冲淡了柔和的气氛。

    “他不回好像答应抽空来瑞士找我们玩。”避居异国两年多以来,她非常想念这位恩人兼老朋友。

    “他的确快来了。后天。”楼定风的口气听起来完全不热衷。

    实在怪不得他!每回施长淮一来都会受到他妻子竭诚的欢迎,闵连她宝贝女儿也前前后后地跟着“干爹”跑,他当下沦为二等公民,心里当然会吃味。

    “真是奇怪,我把‘施展’还给他,就是为了KEEPHIMBUSY,还吩咐石洲尽量盯紧他,他怎么会有空一天到晚出国?”而且是出国来看他老婆,真是越想越气忿。

    可能是天性使然,外加水笙的事情作梗,他和施长淮仍然淡不上真正喜欢彼此,只能做到在她面前尽量忍让对方。

    “过一阵子长淮回去的时候,我想着回流金岛看看。”水笙沉默一会儿,忽然提?议。“我们可以顺便去张太太的坟前祭悼一下。”

    楼定风生死未卜的那段期间,其他人担心她承受太多打击,所以没有告诉她真相,原来楼宅里的佣人终究逃不过唐氏兄弟的毒手。后来当她知晓了,愧疚感几乎折磨得她夜不安枕、食不甘味。若非有女儿和楼定风支撑着她,可能早已精神崩溃了。

    “你想对张太太说什么悄悄话?”他的眼中藏着怜惜。“向她诉苦,说我对你不好?”

    “不。”甜蜜的笑容悄悄溜上颜颊,驱走悲苦的意味。“我要告诉她,我终于找到河道了。”

    “河道?”

    “对呀!你不是常说我像水吗?你自然就是导水的河道喽!”她笑偎进他的胸怀。

    他迎上她水灵灵的眼波,和恍如冬日的温泉般慑人的笑容,心中忽然泛起莫名的感动,上苍对他竟然这般眷顾,赐他一个这样俏生生的佳人。

    柔情似水,佳期如梦。

    她,一个水一样的女人。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