仍然是早晨。

    英俊焕发的男人怀中抱著一个小女娃儿,身边跟著一个七岁大的小男孩,一起走进厨房。

    小男孩自己跳上老位子坐好,深眸与父亲一样清亮有神。

    女娃儿仍然靠在父亲肩头打瞌睡,看来顶多四岁。

    既然是第一代混血儿,麦克罗德家族的金发蓝眼当然不可能出现在他们身上。两位小朋友的五官比父亲柔和,又比母亲立体,巧克力色的头发闪著流顺的光泽,一双漂亮的淡褐双眸仿佛随时转满了鬼点子,和母亲一模一样。

    男人将小女孩放进儿子身旁的座位,这下少了依靠,小女娃儿非得醒来不可了。

    “佩妮,你是一只大懒虫。”小男孩咯咯取笑揉眼睛的小女孩。

    “不要这么说妹妹。”父亲抓抓他的头发,走到冰箱前,开始考虑要弄些什么东西喂饱自己和两只小鬼头。

    他穿著手工制长裤,真丝领袋与淡蓝衬衫,一身白领菁英气息,出现在这种柴米油盐酱醋茶的场所,总让人觉得格格不入──然而他的神情却自在得很。

    “爹地,莉莉呢?”女儿稚气地询问。

    “莉莉得了重感冒请假,所以妈妈负责煮晚餐,而爹地负责早餐。”

    炒一些蛋,煎几条培根,再配上烤吐司和鲔鱼罐头,夹成三明治。嗯,可是整餐一点蔬菜不太好……啊!洁依昨天去中国城买的-白笋,川烫之后淋一点美乃滋,他们父子都喜欢吃。

    他俐落地打蛋,煎培根,眼神与审核客户贷款资格时一样一丝不苟。

    把准备好的热食端上桌之后,嗯?

    “妹妹呢?”

    “她趁爹地刚才在煎培根的时候,又跑回房间睡觉了。”小男孩长长叹了口气,与老爸简直像个十足十。

    海尔好气又好笑。

    “你自己先吃,爹地马上回来。”

    结果,不是在女儿房里,而是在主卧室里找到这只遛跑的小鱼儿。

    小丫头蜷在妈咪怀里,母女俩抱成一团,睡得香甜。

    他以为自己的神情一定很气恼,随意往梳妆镜一看,却见到一抹温存的微笑。

    唉!下一声叹得更用力了。再不自制一点,床上那个叛军又有乘势坐大的倾向。

    “洁依,亲爱的,你该起床了。你若不起来,佩妮也会学你偷懒。”他在老婆颈窝印下一串细吻。嗯──她闻起来真好。

    “天亮了?”井长洁呻吟一声,眼眸躲回遮光的鬈发后头。

    “天亮很久了。”老公硬将它们拨开来,让无情的晨光无情照在娇容上。

    “感觉才刚睡了一下下而已,怎么就早晨了?”她委靡地埋进枕头里。“我觉得我的论文一辈子都写不完了啦!我当初真是鬼迷心窍才会听你的,去搞那个什么博士后研究。”

    “我不反对你选择纽约大商学院的聘书,去当讲师。”他轻吻她的发丝。

    “不要不要,统统不要!我不要再从事任何跟大学和大学生有关的行业了。”井长洁蒙著脸大叫。

    她明明是最讨厌念书的人,顶著个博士头衔也就算了,居然三十来岁了还耗在大学里做研究,苦刑永远没有终止的一天吗?

    “妈咪,你好吵哦!”女儿娇糯地抗议。

    “来,妈咪在闹脾气,我们不要理她。”他抱起女儿往外走。

    “人家还要睡。”女儿咬著下唇,好可怜好可怜地恳求。

    “不行,你的娃娃车快来了。”他宠爱地亲亲小嫩颊,回头交代懒虫之王,“至于你,亲爱的,五分钟,不要让我再进来挖人了。”

    床上传来一声痛苦的呻吟。

    一早就高奏凯旋,海尔满意地抱著小女儿回到厨房。

    “乖,今天一定要把牛奶喝完。”

    父子三人开始他们惬意的旱餐时光。

    “爹地,我昨天在储藏室里捡到一个东西。”儿子突然想起,从口袋里掏出一个金色的小圆扣子。

    海尔拿过来端详。“啊,我还以为弄丢了,竟然被你找到了。”

    “爹地,那是什么东西?”儿子好奇地问。

    他抚过圆扣型胸针的表面,玄黑的底色镶一层金边,中央镌刻著花体的字母“O”。

    “这是爹地中学时的校徽,O就是欧莱尔的意思。”啊,真怀念。

    “我和妹妹以后也会读那所学校吗?”儿子的眼睛灼灼生光。

    “我想想看。”他假意深思。“那个学校里有很多凶巴巴的小女孩,你可能会应付不过来。”

    “才不会呢!”儿子昂起和爸爸一样笔挺的鼻梁。

    “那可难说,爹地当年就被整得很惨。有个满头鬈发的小女生好凶,一天到晚欺负我,还把我的球拍剪坏,爹地拿她一点办法也没有。”他向儿子保证。

    哗,原来天下也有他的万能爸爸搞不定的女孩子,他还以为妈咪就是让爹地最头痛的女生了呢!

    “这种事绝对不会发生在我身上。”小小麦克罗德神气地发誓。“任何女生要是敢对我恶作剧,我一定会欺负回去,绝对不会让她爬到我头上来。”

    海尔兴味盎然地看著儿子,想当年,自己不也是这样立誓的吗?他笑著揉乱小家伙的栗发。

    “我们等著瞧吧,儿子,我们等著瞧。”

    【全书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