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唉,你还是回来一趟吧!」

    因为阴大人这样无奈的一句话,阴丽华带着老公和一对七岁的双胞胎,一路迢迢从台北杀回台南去。

    一踏入阴宅——附注:姓阴的人住的家宅,同「陈宅」、「王宅」、「李宅」——黄光磊见到岳父大人,照例背心一凉,让到一旁对阴大人必恭必敬地陪笑。

    「外公,外公!」小太阳黄妞妞蹬着肥肥的小胖腿,快快乐乐蹦进阴大人的怀里去。

    小阴魂黄宝宝落在身後,没有立刻跟上。太靠近妹妹会很烫,刚才在车上已经忍受父亲和妹妹的阳气连续轰炸好几个小时,他的极限差不多到了。

    「妈,发生了什麽事……」阴丽华慢慢地牵起儿子,选了一个最角落的位子坐下。

    黄光磊哪里理她?大脚一迈,屁股一坐,把儿子老婆紧紧卡在沙发角落。母子俩叹了口气,互相抱紧一点,分享一下阴凉的体气。

    女儿抱着孙子缩在一角,一脸惨烈之相。旁边那颗大太阳还不知好歹,紧紧卡住他们的逃生去路,阴大人眼神又阴了一阴,脑子里瞬间冒出十七、八个念头,每个都能把这白目女婿电得金光闪闪吓吓叫。

    「华华……呜!妈咪撞鬼了!」风华从不曾褪色的沈淇淇偎在丈夫身旁,把阴大人的注意力稍稍拉回。

    「哈哈,妈,以一个麻瓜来说,你还真不是普通的爱撞鬼!」黄光磊哈哈大笑。

    阴大人的眼神飘过来,他打了个寒颤,连忙噤声。

    再看他丝毫不见放霁的神情,心头一悚,赶忙坐离老婆儿子一点距离,让他们有空间呼吸。母子俩同时松了口气,各自大大吸了口气。

    「到底是怎麽回事……」阴丽华有气无力地问。

    於是淇淇含泪开始诉说——

    上个星期,淇淇拉着已经退休的阴大人陪她去买菜。阴大人在附近的公立停车场停好车,两人刚走到大马路来,就见到对面不远的地方有一群人围观,七嘴八舌不知道说些什麽。

    停车场旁边的那间面店老板和淇淇很熟,於是她好奇地拉着丈夫过去。

    「老板,那边挤了一堆人是在闹什麽?」

    老板神秘兮兮地压低声音:「对面的一百号出人命了。」

    淇淇吓了一大跳。「出人命?怎麽会?」

    「嗯,一百号是卖北平烤鸭那一家?」阴大人暗叹一声,今晚没好吃的烤鸭吃了。

    「对呀对呀!」

    「怎麽会出人命?」淇淇觉得很恐怖。

    「我偷偷跟你们讲,你们不要跟别人讲,这事只有我们老地头知道——那间店,其实很阴,每隔一段时间就要死一个。」老板低着嗓音道。

    「为……为什麽?」淇淇背心寒寒的,连忙抱紧丈夫的手臂。

    「听说那间店的房东会邪术,在里面养了一些无形的东西,所以每个租这间店面的店家都会大发,生意好得不得了,他们的店面人人都抢着租。可是……这种大发是要付出代价的……」老板悬疑地拉长声音。

    「好了,我肚子饿了。」英明的阴大人决定拉走爱怕又爱听的老婆。

    「喂喂喂,等一下,人家我故事还没讲完啦!」老板含泪叫住人。哪有这样的?听故事只听一半。

    「听完再说,听完再说。」胆小鬼淇淇偏偏有一颗无比的好奇心。

    「总之每隔一阵子,那些无形的东西就会出来吃人,所以也每隔一阵子,那间店就要死一个人。」老板终於讲完,很欣慰的觉得交代完大事。

    「这麽恐怖……?」淇淇身上的寒毛全竖了起来。

    「来去买菜!」阴大人不由分说把妻子拖走。

    夫妻俩依照她习惯的动线,先逛马路的这一边,再逛马路的另一边。而逛马路的另一边,自然会逛往一百号的鸭肉店方向。

    淇淇站在八十几号前,犹豫地望着渐渐散去的那团人和那间紧闭的店面。

    「喂,阴大人,我们还要不要往下走?」

    阴大人看看手里提的菜,买得也差不多了。

    「你怕我们就回去吧!」他淡淡道。

    「可是我喜欢吃的古早味蛋糕在更过去的地方……」淇淇小声咕哝。

    「那你在这里等,我去买。」

    「好。」淇淇很懦弱地挥手作别,让老公去冒险犯难。

    阴大人提着满手菜肉,丝毫不损他一身尔雅丰采,悠然走过一百号前面。

    经过时,他随意的瞟了一眼,一百号的铁门拉下,只开了旁边的一道小门,里面有道士和家属招魂的铃声阵阵传来。

    他向来不惧鬼神,也不甚在意,继续往古早味蛋糕的店家迈去。

    买了蛋糕,转头走回来欲和老婆会合,远远却看到一百号前那纤瘦的身影,不正是自家老婆吗?

    阴大人有些气恼。明明就胆子小的人,偏要跟上去凑热闹。

    「你不是怕吗?跑过来做什麽?」他走到妻子前面,面无表情地问。

    淇淇看着老公不快的脸色,有些莫名其妙。

    「我在等你啊!」

    刚说完,她像想起了什麽,眼睛一瞟,突然发现自己竟莫名其妙来到一百号前面。

    呜——我怎麽会在这里?

    「阴大人,我觉得毛毛的,我们回家吧!」

    **

    「然後呢?」阴丽华冷静地问。

    「然後?然後就撞邪啦……」她娘吸吸鼻子。

    总之就是後来回到家,她开始发现东西会自己不见,然後在莫名其妙的地方冒出来,不然就是一时发呆走了神,回神时却发现已经在另一个房间等等。再对照当天阴大人在鬼店面前捡到她的情况,淇淇悚然一惊——

    莫非是撞邪了?

    她年轻时怕鬼怕得要命,後来当了妈妈,基於为母则强的心理,情况稍微有些改善。

    如今女儿长大了,不再像小时候需要她的保护,年轻时那种怕鬼的心情又回来了。

    「哈哈,我看是妈自己恍神乱走,不会是早期的老年痴呆吧?」黄光磊再度发展快人快语的开朗情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