威廉-史密斯知道自己应该是凶多吉少了。

    真是丢脸!想他堂堂的登山界第一把交椅,举世知名的登山专家,这是他第二次征服K2,没想到竟然在回程中迷途,和其他队友失去联络。

    四周望去都是白茫茫的冰雪,海拔七千多公尺高的壮阔山景,藏满了无数死亡陷阱。

    他全身冰冷,脑袋空白,只能机械性地指挥手足往前移动,不让自己停下来。

    一停下来,就可能再也站不起来了。

    他不晓得有多少人能在如此险恶环境里,独自找到生路,他也不知道自己还能撑多久,他只知道,脑子里有一个坚定信念——

    他不要死!他还未征服过圣母峰!他的人生绝对不该停止在此处。

    他机械性地走着,走着……

    脚下一个打滑,他连叫都没力气叫,整个人便直直滑下一片坚硬的冰壁——

    ***凤鸣轩独家制作***bbs.fmx.cn***

    「如愿,你看,我手这样挥,电视里的球拍就跟着挥动,好不好玩?」

    「哎呀,这一球不是这样打的!给我,我打给你看。」

    两个女人吵得不可开交,硬要抢那把任天堂新出的WⅡ遥控器。

    「不要,我要自己玩!你跟夏攻城一样!明明说这个游乐器是买回来给我的,结果他自己一个人霸着不放,我根本没有什么机会玩。」

    「对了,他们两个怎么去了那么久还没回来?」一提到身边的男人,如愿突然惊慌起来。「孙见善被抓去大姊姊那里帮忙,应该不会去那么久的。我我、我去找他——」

    「已经回来了!看你紧张的。」

    孙见善一进门就听见她快哭的声音。

    一看见他,如愿霎时放下心来,跑过去紧紧抱着他。

    「我不过就去帮忙整理一下后山的花库,难道还会掉到黑洞里回不来吗?」孙见善笑着亲亲她。

    看他们两人又黏在一起卿卿我我的样子,小翠昙炫耀完自己的新玩具了,对她自己那口子吐吐舌头。

    「我看,我们回去自己的地方好了,免得待在这里当人家的电灯泡。」

    夏攻城侧头仿佛在倾听什么。

    「我们确实该离开了。你们马上就有客人上门,好好招呼吧!」他微微一笑,拎着自己的那口子,消失在门外的灰色云雾里。

    如愿满足地叹一口气,深深埋进他怀里。

    有一阵子她变得很没安全感,即使一小会看不见他都会感到害怕,泪汪汪地四处找人。

    孙见善并不真正清楚发生过什么事。他从不询问,如愿也没有主动提起。

    他隐约明白,在某一段他所不知道的时空里,她应该经历过一些什么,而这个过程并不愉快。于是,她对于他的离开,才有着近乎恐惧的慌乱感。

    他也不知道他们住的地方是哪里,只知道外头的景物想变就变。有时候是一条濒海的安静街道,有时候是深山里的一座山拗。白衣美女约略提过,这里是人界与某个不知名空间的中间地带。

    他也不知道为什么如愿坚持他们只能待在这里,不能再回到人间。她只叽哩咕噜的解释过,会干扰到人间的正常运行、注定要离开的人就不能再回去等等的。

    但,这些都不重要。

    只要能和她相守在一起,住在哪里,其实都是一样的。

    「对了,我之前好奇的观一下天象,告诉你,那个欺世盗名的寒墨,最后还是玩出问题来了。他乱放咒术招揽生意,结果不小心惹到一个人间异人,最后被法术反噬,整个人被搞到失心疯,算他活该!」

    本来她还担心,少了害死孙见善而坐牢的这件事,寒墨会继续逍遥下去,没想到他终究是作法自毙,活该!

    如愿对寒墨讨厌到了骨子里,孙见善听了只是笑。

    这里几乎没有时间感,日子过得却没有想象中无聊,除了小翠昙动不动就拉着夏攻城来串门子,那位白衣美女时不时会出现一下——如愿对她依然如此亲热,让他很吃味——还有一些长得奇形怪状的家伙,自称是她以前在龙宫或哪里的朋友来访。

    偶尔,还会闯入一些凡人。

    像现在。

    叮铃叮铃,门口的风铃飘响,一阵刺骨寒风扫了进来。

    一个穿着雪衣、戴着雪帽、脚踩登山靴、全身厚重得像一只大熊一样的男人,站在门口,呆呆瞧着他们。

    「人到了就赶快进来,还傻愣愣地站在那里做什么?」孙见善孤僻的性格倒是没怎么改。

    「这……可是……我明明……」大熊男人茫然地走进一室温暖。「不可能……这怎么可能……天哪!我是不是在作梦?对了,幻觉!一定是幻觉!我快冻死了,这是我临死前的幻觉。」

    他翻下雪帽,露出一头灿烂的金发。如愿很少看过外国人,忍不住好奇地绕着他转了一圈。

    「那个老板娘,生意竟然做到洋鬼子的头上去,她会不会管得太宽了一点?」孙见善犯嘀咕。

    「你不要说姊姊的坏话。」如愿回头对他瞪眼。

    大熊男人还在那里发呆,无法相信自己的眼睛。

    「看你印堂明亮,人中不短,耳垂圆润饱满,不是短命相,放心吧,你还有得活的。」孙见善淡淡道。

    「人中?耳垂?」大熊男人仍然在状况外。

    孙见善懒得多说,回到内室钻研他新迷上的铁板神算。招呼客人向来是如愿的工作。

    大熊男人呆呆看着矮他一颗头的小女人,她的笑容是如此娇甜美丽,让人忍不住要回她一个笑。

    「先生,我们这里是卖花的。你能走得进我们的店里,就表示有缘。」她引他走到一个排摆满绿色植物的花架前,笑吟吟地看着他——

    「先生,你要不要买一盆花?」

    【全书完】

    ◎相关故事请见上真花坊系列珍爱2200《蛇来运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