几天之内,“欧亚科技”、石滕大宅,以及韩家同时陷入地动天摇的混乱。

    “我怎么会知道她跑到哪里去了?”石滕清拍桌子大吼。

    “她是你的女人,不是吗?你连自己的女人都管不住!”石滕靖和拍桌子吼回去。

    “大家冷静点。”时彦试图充当和事佬。

    “闭嘴!”显然没人感激他。

    “你自己看看,她写的是哪国鬼话?”石滕靖和大声念出写意留下来的纸条。“‘你们月顾人权——’”

    “‘罔’顾人权。”黄少贞插嘴。

    “‘我决定带着欧亚一号娘迹天涯——’”

    “‘浪’迹天涯。”

    “‘除非你们答应不买掉它才回来。’”

    “‘卖’掉它。”

    “臭婆娘,我在说话,你插什么嘴!”石滕靖和火大地瞪向他老婆。

    “我看不惯有人如此糟踢我国文字。”黄少贞掏出小本诗经,慢条斯理地翻阅起来。

    “你少罗嗦!”他的喷火口转向儿子。“反正,我再给她三天时间,三天之后她如果再不出面解决,我立刻向法院提出告诉,控告她剽窃商业机密。”

    “好,你告!你去告!”石滕清鼻尖顶住他老爸的鼻子。“只要你敢告,我他妈的立刻把‘欧亚一号’的原形设计档案杀得一干二净。”

    “儿子!你学会说中文粗话了?”黄少贞惊喘一声。

    她老公和儿子没空理她。

    “你威胁我?”石滕靖和险些气量了。“你为了一个丫头片子威胁你老爸?我告诉过你多少次女人不能宠,你就是听不进去,‘——ㄅㄚ(BA)——ㄍㄚ(GA)——ㄌㄡ(LOU)’!”

    “你骂我儿子王八蛋?”黄少贞跳起来。“去你的日本鬼子!”

    石滕靖和连忙躲开她扔过来的诗经,张嘴正想骂回去。

    “别吵了!”

    砰!一双巨掌拍向办公桌。

    石滕一家三口同时望向突然火山爆发的时彦。

    时彦发火了?奇迹!时彦这辈子动怒的次数屈指可数。

    “吵吵吵,你们只会吵,人都不见了,你们还吵个屁用!”他指住堂堂总裁和总裁小开的鼻子。“你!一个女孩子失踪了,你却只关心企业损失、商业机密,你的人性光辉跑到哪里去了?还有你!写意已经是你的人了,她失踪三天,你还不赶快想办法找她,留在这儿吵个什么劲儿?至于你,人家在吵架,你宣扬个什么中华文化?”

    三个人瞪住他,一言不发。

    良久良久,石滕清拎起大衣迈向门口。

    “你去哪里?”三人同时问出口。

    “上韩家探探消息,想去的人自个儿跟上来。”他紧绷着脸率先离开。

    任何人不得未经原作者同意将作品用于商业用途,否则后果自负。

    “都是你、都是你、都是你!”蓝彤悠两眼哭得通红浮肿,使尽力气捶打韩国风。“如果不是你,写意也不会离家出走。”

    “她又不是因为我才离家出走的。”在那个丫头心中,他的面子只怕没那么大呢!

    “你还敢说!”她怒视他,以往的温柔婉约全被近日的焦虑之情消蚀殆尽。“若非你起意把她嫁给那个冢佑健郎,她怎会没事跑去认识‘欧亚’的石滕清?如果她没认识石滕清和那部机器人,今天又怎会离家出走?”

    “喂喂喂,欲加之罪,何患无辞?”韩夫人凑上前说风凉话。“是你自己没管教好那个野丫头,干么怪到别人头上?还跟男人上旅馆哩!丢死人了!”

    “住口!好歹你也算看着写意长大,即使没亲情也该有感情,居然说得出这种冷血的话。”蓝彤悠全豁出去了,倘若找不回女儿,她留在韩家也没意义。“好,女儿是我的,我自己去找,找到之后立刻搬出韩家,从此与你们再无瓜葛。”

    “彤悠,冷静点。”韩国风连忙挡住她决绝欲离的步伐。“丽英,你少说两句,有什么恩恩怨怨等写意找回来再说。”

    主屋书房里正闹得不可开交之际,仆人又进来通报:“老爷,‘欧亚公司’的总裁一家人来访。”

    “说不定他们有写意的消息。”

    蓝彤悠心中亮起一丝希望,连忙抢出去,看见石滕清时,两人齐齐问出:“有没有写意的消息?”又同时回问:“你(-)也没有?”

    该死!他跌坐进真皮沙发。

    这头野猫究竟跑到哪里去了?她带着一部造型奇特的机器人,不可能走太远。

    黄少贞打量彤悠几眼,越看越眼熟,忍不住问出来。“请问,你——贵姓大名?”

    “你管人家姓啥名谁?”石滕靖和不耐烦。“我们是来找人的,又不是来交朋友的。”这个女人八成便是韩国风的小妾,身分地位上不了台面。

    “你少管!”她瞪老公一眼。

    “你……”蓝彤悠也开始感觉熟悉,但却说不出曾在哪里见过。

    “我叫黄少贞,你——”

    “黄少贞?”好耳熟!她努力搜寻脑中的人名,想找出自己究竟在哪里听过这个名字……“哎呀!”想起来了。“少贞,我是蓝彤悠,二十年前在香港,我女儿走失了,就是被你捡到的。后来你还带着我们在香港逛了一个星期,记不记得?”

    黄少贞跟着眼睛一亮。

    “对对对!”她用力点头。

    当年她带着小儿子回香港探亲时,在路上捡到一个刚学会走路的女娃娃,也因此而结识心焦如焚的蓝彤悠。其后两个女人越谈越投机,甚至结伴游香江,分手时虽然互相留下地址电话,但终究国籍相隔,失去联络。